— 逸见如故 —

曾经的草原,如今的荒漠

◎【日】东野圭吾〈译〉刘姿君《白夜行》

 

  • 每一章开始封面的变化,看到不少半夜看书吓一跳的,我也乐了


读书手札∶

1.看过日韩两版电影才回来继续看原书,不停的在和电影情节做对照,原书未读完时觉得韩版电影也许改编的过头了,看完才发现两版电影的还原度各有千秋,日版看完无尽的哀思只为亮司,韩版看完无尽的沉痛也为亮司。
2.客观来讲,如果没有电影,我会认为东野圭吾写的并没有那么好,所留下的空白皆是全书的遗憾,没有交代秋吉雄一的下落,没有交代今枝侦探尸体究竟藏于何处,没有交代雪穗和亮司两人间的回忆,……没有交代的事情多之又多,而他于写作手法上又不留给读者推理思考的空间,这其间的空白,读者只能够脑补想象,但,想象却不一定全是真相。
2.电影好在哪里,我总算想明白,是雪穗和亮司的交集之处,他们在一起时的一切回忆。他们在图书馆看书,剪纸,打暗语……,让人心疼。这是书里留下的空白。我只能从图书馆管理员的只言片语里“妄加猜测”。
3.我以前看书会跳出整个故事看事件起末,做到客观理性阅读,后来我更想融进故事里,我能把白夜行只当做小说来读吗?这是现实各种各样的悲剧还原,东野的灵感便是来自于现实生活,比如提到的关于诱拐幼女事件的新闻。
4.忽然想到蔡骏的转型,他转型的方向,我总算知道,原来就是白夜行一般的方向。一边是失掉的人性,一边是寻找人性。

简略影评∶

1.看了几页书看评论才知道有电影,搜罗来先看了电影,一个是09年韩版,一个10年日版,日版相对来说更靠近生活,韩版则尤为华丽慌乱。特别想说的是,韩版开头真是香艳,中间真是激情,最后真是痛心。我还不知道韩国能大尺度到这种程度呢,大开眼界了。两部同名电影看下来,有种日本看不下去了不得不重拍以还原原书的感觉!回归正题,电影中场景的各种切换,脸盲的我总算被懵圈了,两部看下来我才搞明白谁是谁,现在,我想看看整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了。
2.没想到,韩版电影里的最后一幕,是原书还原,让人惋惜,但日版电影却更让人惋惜。桐原对典子说的那句“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停的在我脑海中回放。我能把这个漫长的故事只当小说看吗?胸闷,心中无比沉闷。虽然没有交代今枝侦探的尸体于何处,也没有交代秋吉雄一的下落,更没有电影中雪穗和亮司的回忆画面,我却觉得这本书已经结局了,这之后发生的事,都成了让人完全不期待的乏味事。还是要看电影的,为了补全雪穗与亮司之间的过往,如果没有电影,我会觉得这本书没有交代清楚的东西多之又多,而东野又不给人推理的空间,单纯靠脑补,根本无济于真相,客观来讲,他留下的空白,都在电影里完好展现,虽然,也并不足够。

  • 开头很香艳,中间很激情,倒也不是很pornographic,相比pornographic之下我还觉得蛮美感的,我就纳闷那到底是怎么拍的,演员难不成假戏真做吗,不过担心本文编辑了这么久结果过一会儿就要被封掉,两个动态截图还是删掉了。

  •  老警察问她,他这一生都是为了你,你真的不认识他吗,她忍着眼泪说,不认识。


2017-05-26
原文:笹垣润三的脚步说不上轻快。他今天本不必出勤。很久没休假了,还以为今天可以悠游地看点书。为了今天,他特地留着松本清张的新书没看。

想法:我就看过松本清张的《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封皮上写如果想了解日本就看松本清张。

2017-05-28
原文:在毫无进展的状况下,一个月过去了。多日留宿办案的专案组成员渐渐开始回家,笹垣也泡进了暌违已久的自家浴缸。他和妻子两人住在近铁八尾站前的公寓,妻子克子比他年长三岁,两人没有孩子。

想法:克子,这名字我也是醉了。百科一下是个动漫里的人物,“百科∶克子,轻小说《潜行吧!奈亚子》及衍生作品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真是够了😂。

2017-05-29
原文:江利子可以清楚感受到,对一个突然和她搭话的人,唐泽尽可能地展现了善意。而一直害怕对方不搭理的江利子,对这个微笑甚至感到激动。

想法:有童年阴影(不论阴影大小)的女孩儿,长大以后就会向两个方向发展,一是雪穗(她的名字最好听),简直成了完美女孩,二是我这样,浑身透着乖戾之气。

2017-05-29
原文:园村友彦上的集文馆高中没有制服。在大学学运盛行的时候,这所高中的学长发起废除制服运动,而且成功地付诸实践。旧式学生服算是他们的标准服装,但会穿来上学的人不到两成。尤其在升入二年级后,几乎所有学生都改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此外,虽然禁止烫发,但遵守这条校规、忍耐着不去烫头发的可谓绝无仅有。关于女生化妆的规定也一样,所以女生一身流行杂志模特儿打扮、带着浓烈的化妆品香味坐在教室里上课的情景,在他们学校司空见惯,只要不妨碍上课,老师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穿着便服,放学后即使在闹市流连,也不必担心会被辅导。万一有人问起,只要坚称是大学生便可蒙混过关。像今天天气这么好的星期五,放学后直接回家的学生应该少之又少。

想法:楼下评论点赞∶“(乱党的红茶柜 )4月2日∶
这里容我插一句,我看到有人说日本高中生怎么怎么,但是还是不要忘了作者写的时代背景。作者些在时代背景方面非常走心,甚至我感觉已经有些可以到“执着”的程度,不知道有啥特别原因。这里提到了学生运动,宫崎骏的虞美人的山坡里就有这样的场景,非常厉害,堪比我们的文革。西方这时候也在闹无产阶级革命。这时候中国也是文革。可以说这时候颜色革命是席卷全球的。太祖是颜色革命的老祖宗这点毫无疑问。而在这个背景下的学生组织,毫无疑问的力量非常大。学校对学生的容忍也是背景下的现实。你不能用现在日本学生的样子去套那个时候,更不能用自己的想象去看日本学生。这并不容易,但我们应该学会从作者的背景设定中寻找感觉。”
‖我的想法∶他要做到无懈可击,即便是读者想挑毛病找漏洞也不给丝毫的机会。这是他执着时代背景的原因。大师人物都有这个“毛病”,他完稿以后也会一遍又一遍检索漏洞,直到无懈可击为止。

2017-05-29
原文:机器指的是个人电脑,时价将近一百万元。东西当然不是他买的,是他从事电子机械制造工作的父亲利用关系便宜买来的二手货。当初他父亲想学电脑,但才碰了两三次便束之高阁。反而是友彦对其产生了兴趣,靠着看书自学,现在已经会写一些小有程度的程序了。

想法:一百万日元=61628RMB。现在的汇率换算结果。

2017-05-29
原文:她的手表不见了。那不是什么高档货,她向来出门时都戴着,因为她认为弄丢了也不会心疼。神奇的是它始终没有丢,就这样慢慢便产生了感情——就是这样一只表。

想法:我喜欢这样轻描淡写的描写一个物什。

2017-05-30
原文:第二天傍晚,正晴坐在内藤驾驶的丰田卡瑞那前座上,这是内藤以三十万元向表哥买的二手车。

想法:三十万日元没多少钱,也就一万八千多,四舍五入一万九千人民币。按中国物价,到现在翻六到七倍。但中国那时候谁买得起车不用查也知道。一辆车楼下也要感慨现在大学生如何如何,我也是够了,我还想说现在人到三十未必而立,人到四十未必不惑呢,改一改老来看小,摇头嘘叹的毛病,没什么不好,尤其看东野圭吾的作品就更该以时代背景为主,不然,十有八九要歪看。

2017-05-30
原文:他想,大概是因为无法了解她吧。即使他们的距离近得可以触碰彼此,言谈也很亲近,但有时他仍会蓦然觉得她遥不可及。他不明白为什么,并因此心生焦躁。

想法:确实这解释生硬的可以。

2017-05-30
原文:“是呀。这个,那时候也串了家里的钥匙。可是偏偏就在那一天,我放在家里忘了带。”说着,她把钥匙放回口袋。 钥匙圈上的小铃铛发出了叮当的声响。

想法:不看评论真是没注意到这个细节,记忆力不行了,记人名都记的懵圈,特意回去找了原文关于田川心理那一段∶“雪穗没有背小学生书包,而是提着红色塑料手提书包。每动一下,她身上便传出叮当作响的铃声。田川对于那是什么铃铛感到好奇,用心去看,但从外表看不出来。”我一直不肯相信是雪穗下的手,现在看来,确凿无疑了,这孩子内心真阴暗啊。为了逃出所在的困境(环境),苦了她了。但其实,很可惜,她一辈子也看不出心里的困境。

2017-05-30
原文:“你知道吗?人的肌肤拥有绝佳的记忆力。听说,一个人的肌肤会记住所承受过紫外线的量。所以,晒黑的肌肤就算白了回来,等到年纪大了,伤害依然会出现,黑斑就是这样来的。有人说晒太阳要趁年轻,其实年轻时也不行。”

想法:哈哈哈,看评论笑死了,那我老了必定要黑成黑山老妖😂。

2017-05-30
原文:“能说出这种话啊,不是得天独厚的人来跳舞,而是会跳的人才得天独厚,真是至理名言。”

2017-05-30
原文:这是他第一次正面看到唐泽雪穗,真是一张五官端正细致的面孔——他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然而,当时,他对她猫咪般的双眼还产生了另一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他发现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感觉,才让他认为她不是一般的名门闺秀。 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微妙得难以言喻的刺。但那并不是社交舞社社长无视她的存在,只顾和朋友讲话而自尊受伤的样子。那双眼睛里栖息的光并不属于那种类型。 那是更危险的光——这才是一成的感觉,可以说是隐含了卑劣下流的光。他认为真正的名门闺秀,眼神里不应栖息着那样的光。

想法:历害,真是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啊。我对雪穗开始从同情到忌惮了。

2017-05-30
原文:没有特殊机器,如何破解模式呢?桐原曾经实际操演给友彦看,那真令人跌破眼镜。 他准备了颗粒极细的磁粉,撒在卡片的磁条上。不一会儿,友彦“啊”地叫出声来——磁条上浮现出细细的条纹。 “其实很像摩斯密码,”桐原说,“我在事先知道密码的卡片上重复这么做,就看出模式了。接下来就反向操作,就算不知道密码,只要让模式浮现出来,就可以破解。” “那只要在随便捡到、偷到的银行卡上撒上磁粉……” “就可以用了。” “真是……”友彦想不出该说什么。 可能是他的样子很好笑,桐原难得地露出发自心底的愉快笑容。“很可笑吧!这哪里安全了?银行职员常叮咛我们要把存折和印鉴分开保管,可银行卡这种东西,等于把保险箱和钥匙放在一起。”

想法:桐原和雪穗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却遭遇这样的童年阴影,又不得不在这样的童年阴影下拼命挣扎,最后造成了这样扭曲的性格。不知该说什么。现实生活里这样的孩子太多了。经历各种各样的童年阴影,他们随后犯下的错,追根溯源,又不全是他们的错。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哪里仅仅是小说啊。

2017-05-30
原文:“捡别人丢的东西不还,跟偷别人随意放置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差别。有错的难道不是把装了钱的包随便放的人吗?这个社会上,让别人有机可乘的人注定要吃亏。”

想法:除了最后一句,毫无逻辑可言。我忽然想起毫无关联的一句话∶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

2017-05-31
原文:听到这话,朱美轻轻摇摇手。“你怎么这么呆,就是因为家里有钱,才绅士得起来,外表也才会显得有气质。同一个人要是生在穷人家,肯定没品位没气质!”

想法:人穷有书,也可以培养气质,腹有诗书气自华。人穷有眼界,也可以培养品味,只是需要可了解外界的媒介,如果没有,到底还是孤陋寡闻些。出身环境是没办法选择的,能改变的只有自己,和自己能走进的环境,雪穗深谙此道。

2017-05-31

原文:“应该是雪穗吧?”

想法:评论逗死我了,看见雪穗就像见了鬼一样😂。我看过日韩两版电影才来看的原书,无所谓剧透,不过越看越觉得电影改编的太多了,雪穗可比电影里阴暗多了。看见她冲谁意味深长的笑就觉得谁离死不远了。

2017-06-02
原文:在六点打烊之际进来两位客人,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矮小男子,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瘦削少年,园村友彦从情态推测他们是父子。友彦认得少年,他曾经来过好几次。但别说买东西了,他连话都没说过,只是看看陈列的高级电脑就走了。这样的少年还有好几个,但友彦并不会对他们说什么,否则他们恐怕会以为这家店拒绝光看不买的客人,再也不踏进店里。爱怎么看就怎么看,等他们哪天有了额外的收入,或是成绩进步、要求父母买电脑作为奖励的时候,再来光顾就是了——这是老板桐原亮司的想法。

想法:东野的商业头脑也不简单啊。当小说家要了解的东西要会的东西可真多。

2017-06-02
原文:“NEC的88系列,今年十月刚上市,有个机种不含税大约十万元。不过,我想应该可以再算便宜一点。东西不错,CPU是14Mega的,标准DRAM是64K,加上磁盘驱动器,算您十二万就好。”

想法:我得把这段拿给我老公看,他就是电脑行业的,但是八十年代的电脑行情他大概也了解的不多吧。

2017-06-02
原文:“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

想法:雪穗到底想做到哪一步才肯放手啊。看电影其实一点也没有看太明白,觉得雪穗的欲望是无穷的,而桐原就是在为她的欲望买单。两个人心底里的那片阴影会随着时间的长度扩散,像一个切除不掉的毒瘤,触之即痛。

2017-06-02
原文:“他的手还是一样巧啊,而且是男孩女孩牵手的样子,真好。”

想法:还真是,封面就是这个剪纸,我一开始以为这是桐原和雪穗,现在才知道,这是桐原心里的桐原和雪穗。只是个美好的愿望啊。

2017-06-02
原文:1
想法:😂大晚上灯光暗,对比就很明显,我第一章那会儿被封面吓了一跳,白天还回去看看到底是个啥


2017-06-03
原文:诚脱掉上衣,坐在沙发上,松开领带,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几秒钟后,三十二英寸的大画面中出现了撞毁的火车车厢。这画面他已看过多次,是上个月发生于中国上海近郊的火车相撞事故,电视节目正播出车祸的后续发展。私立高知学艺高中修业旅行团一行一百九十三名师生搭上了这列出事的火车,一名领队老师与二十六名学生丧生。日本与中国就遇难者赔偿问题持续进行谈判,但迟迟无法达成一致,播报员说着类似的话。

想法:七年后我才出生,这件事还真是无从得知。一楼科普点个赞∶“(飞狼兄 )1988年3月24日14时20分,在距离上海真如站7.3公里的外环线匡巷车站,由南京开往杭州的311次旅客列车计划在此停车,会让208次旅客列车。由于311次列车司机和副司机违反行车规定,闯过显示红色灯光的出站信号机,挤坏道岔、进入区间,尽管采用制动措施,但为时已晚,与迎面开来,正要进站的长沙开往上海的208次列车正面相撞。事故造成旅客死亡28人(其中日本旅客27人),重伤11人(其中日本旅客9人),轻伤88人(其中日本旅客24人),日本旅客多为学生。两车内燃机严重损坏,4节客车车厢报废,另有3节车厢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当时直接经济损失达312万余元。”

2017-06-03
原文:他不赞成雪穗去向银行贷款,否则她很可能把所有心思放在事业上。况且,若以她的名义开店,总令人有家庭、工作无法分割的感觉。

想法:高宫诚就是想要一个女人过日子,他和雪穗的追求南辕北辙,而且我也不是太了解日本女人和日本男人工作上是否有隐形等级之分,我一点也不能理解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他养个小老婆最合适他。

2017-06-03
原文:今枝点点头,这种情形很常见。每次听到这种事,他都深深感到男人真是心软的动物。偶尔甚至有些男人,即使离婚肇因于妻子,分手后仍希望为前妻尽力。反观女人,分手后对男人往往不闻不问,就算错在自己也一样。

想法:不想说话。对与错不敢苟同。

2017-06-03
原文:“例如,真的有气质有教养的人来穿,不管是什么衣服,看起来都显得高雅非凡。当然……”雪穗直视着今枝的双眼,“反之亦然。” 今枝微微点头,扭过脸去。她是在说我吗?这套西装不合身?还是绘里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想法:兵不厌诈,可能是故意说来给他听的,一语双关。

2017-06-03
原文:今枝想,今后大概有好一阵子,元冈邦子都会持续购买那本理应刊登自己故事的女性杂志。虽然有点可怜,但他认为,这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梦想。手边处理的事情告一段落,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看着记事本按下号码。

想法:不赞同这样的做法,这是欺骗,元岗就因为想看自己的故事上杂志才接受采访,这下等于间接伤害了一个人。至于是不是不得已而为之,是这个总是露出马脚的侦探想不出别的什么好办法。

2017-06-03
原文:得知雪穗离婚时,江利子本想打电话去关心。但觉得自己这么做未免太不识相,就作罢了。她估计也许雪穗会主动和她联系。但雪穗并不曾来电。她至今仍不清楚雪穗离婚的原因,贺年卡上只写着“于是,我又再度回到起跑点,重新出发”。

想法:其实雪穗跟江利子也说过真心话,只不过暗合的太多,言出而意不明,江利子也无从得知她的真心。

2017-06-03
原文:雪穗从不在江利子面前提起高宫,但她无心的只言片语,还是会透露出男友的存在。这时,江利子便感到心里蒙上一层灰色的纱,无法制止自己的心跌落至黑暗的深渊。

想法:雪穗带着成江利子所历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伤痛,也同样只能隐忍于心。可恨的雪穗,可怜人一个。

2017-06-03
原文:“好掌握你的人际关系。像是你的好朋友是谁,万一有事的时候,你会依靠谁。”

想法:这个厉害了。如果我有事,一个人没有办法解决,要打电话,第一反应只会出现一个人,其次还会再出现一个人,但是很可惜,没有第三个了。

2017-06-03
原文:今枝喝完咖啡,站起来,手伸进牛仔裤口袋,掏出千元钞放在柜台上。老板默默地找回四百五十元。

想法:一根热狗这么贵啊😂,我平时吃的两块钱一根的都是假热狗吧。

2017-06-03
原文:“有点事情想请教,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发自丹田般低沉的声音响起,以眉间为中心,有如雕刻而成的皱纹布满整张脸庞。今枝注意到,其中有一道是刀刃留下的疤痕。

想法:还真没注意,这刀疤哪来的?

2017-06-03
原文:“枪虾会挖洞,住在洞里。可有个家伙却要去住在它的洞里,那就是虾虎鱼。不过虾虎鱼也不白住,它会在洞口巡视,要是有外敌靠近,就摆动尾鳍通知洞里的枪虾。它们合作无间,这好像叫互利共生。”

想法:这是东野圭吾对于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之间关系的官方描述吧。

2017-06-03
原文:当时调查受挫的最大原因,在于他们始终无法查出Memorix公司秋吉雄一这号人物的真实身份。无论是真名、经历,还是来自何方,他们都一无所知。然而,几天前,今枝却从出乎意料之处得知了秋吉的真实身份。笹垣出示的那张照片里的男子,桐原亮司,便是他曾经监视很久的秋吉雄一。绝对没错。不仅曾经营个人电脑专卖店的经历适用于秋吉,连桐原自大阪销声匿迹,也与秋吉进入Memorix的时间吻合。

想法:我一直以为前面的秋吉已经被桐原类似与友彦一样控制了,替他做事来着。而且这期间桐原一直都没露面,我以为秋吉的电话是打给桐原的。不过那时有个最大的疑问就是,怎么可能把秋吉训练的这么有素呢?现在才算是揭开疑问。

2017-06-04
原文:“如果你爱惜自己的身体,最好不要抽烟。你知道吗?抽烟会让胃液比平常多分泌几十倍。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就是这个原因。但是,空腹的时候抽烟,胃液会伤害胃壁,结果就变成胃溃疡。”

想法:桐原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2017-06-04
原文:典子把抢来的烟折成两截,寻找丢弃的地方,却发现垃圾筒在男子的屁股底下。“站起来。”她要男子站起来,把烟扔进垃圾筒,接着朝男子伸出右手。“盒子给我。”

想法:不随手扔了也是日本人的习惯吗?嗯,好习惯。

2017-06-04
原文:喝着啤酒,男子说,他已经五年没进这种大众化平价西餐厅了。他面前摆着盛了香肠和炸鸡的盘子,典子点了和风套餐。

想法:桐原这五年经历了什么呀?看电影过来对照的话,不完全吻合。看来日版白夜行改编的也不少啊。原书比电影精彩的多。

2017-06-04
原文:“所谓的葬礼,”一成注视着堂兄,“包含准备阶段在内,整个程序安排会让逝者家属连悲伤难过的时间都没有。她只要拨一通电话给葬仪公司就行。只要一通电话,其他一切都由公司打理。她只须同意公司的建议,在文件上签名,把钱备妥就没事了。要是还有一点空闲时间,就朝着遗像掉掉眼泪,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想法:太无情了这话说的。完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不过倒是把他对雪穗的厌恶之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2017-06-04
原文:“而且氰化钾有一种怪味,鼻子灵的人可能还没喝就发现了。”

想法:日版电影白夜行里老警官的杯子被人动过他就警觉起来了,大声询问着服务员有谁坐过他的位子,他从来不用左手拿勺搅拌咖啡,而勺子摆放在左手边,看警官就用鼻子闻杯中的味道,随后就瞳孔放大。

2017-06-04
原文:“没错,可实际要做很困难,因为行凶的人也可能会死。氰化氢可经由皮肤、呼吸被人体吸收,光是屏住气不呼吸可能没有用。”

想法:一般人就是知道毒的用法,也不会跟人谈论,关键就在于典子是药剂师,这种身份让她谈论这些就像谈论板蓝根有什么功效一样,其次询问她的人是桐原,而且我感觉论智商她也不是笨蛋,她之所以讲清楚也为了警告桐原,最好不要打开更不要闻到,比起得不到桐原的心,她更不想的是失去他。韩版电影里倒是演了这一段厕所毒气行凶,杀的就是一个私家侦探。

2017-06-04
原文:“氰化钾本身是一种很稳定的物质,但若到了胃里,会跟胃酸反应产生氰化氢,这样才引起中毒症状。”

想法:如果你要写小说,只需要百度百科三天,查遍化学物质的属性及原理即可。还有一种使人中毒的笨办法,那就是查遍膳食禁忌,比如蜂蜜洋葱同食伤眼睛等等,查询结果多达千种,你要在斟酌哪一种符合剧情需要以后选用,当然,为了对小说内容做一个查漏补缺,你还要翻阅一些资料,确定你所选用的致毒物品是否可用,外行人大概需要一个星期以上整理和选定。如果还有更高难度的要求,就要做到历时更久的查阅。不过要是有一个值得信赖的药剂师朋友,就另当别论了,问一下就行,像典子一样。哈哈。

2017-06-04
原文:不必回头,他也知道雪穗就站在身后。她纤细的手触碰着他的背。“其实,我好怕,”她说,“我好怕孤零零一个人。”

想法:雪穗一句“我好怕”,吓的我胆战心惊的。

2017-06-04
原文:这家店整体感觉昏暗冷清,没有像样的大厅,所谓的前台也只是一张横放的长桌,有个不太适合从事服务业的中年男子板着脸站在那里。但是,如果想在东京住上几天,只好在这种水平的旅店里委屈一下。事实上,就连住这里笹垣负担起来也不轻松。只是他没法住现在流行的胶囊旅馆,他住过两次,但老骨头承受不起,根本无法消除疲劳。他只求一间可以好好休息的单人房,简陋点也无妨。

想法:胶囊宾馆?我记得九都路上就有一个,还标着25h的字样,我都想去住一住,看看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起这么个名字。

2017-06-04
原文:“妙姨,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吧?”美佳说。 妙子露出困惑的表情,接着呵呵笑了。“我不是任何人的敌人。”接着,胖胖的女佣关上房门。

想法:好机智的回答。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2017-06-04
原文:“放心吧。”对康晴这么说后,雪穗朝着美佳笑,“从今天起,就别再当洋娃娃喽。” 那时,美佳感觉心里某处似乎被践踏了。她认为把她当作洋娃娃打扮的亡母遭到了侮辱。回想起来,那一刻可能就是她第一次对雪穗产生负面情感。

想法: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都十五岁了,妙龄少女了,还把自己当小公主吗,娇生惯养成毛病了。不过雪穗要不要这么明枪暗箭的啊,她这时候就已经在示威了,从挑选衣服上,让美佳看到她爸爸的风向标。唉,简直了。

2017-06-04
原文:“是啊,”一成点头,“已经过了一年多。时间过得真快啊。”

想法:经楼上推断,现在是1993年11月左右,最后这一章进展很快啊,一转眼就是一年多。

2017-06-04
原文:“并没有一下子就被当作悬案,但是新的证词、线索越来越少,所以有迟早会成为悬案的气氛。”

想法:十九年前的案子,谁都被怀疑过,就是谁都不是凶手,凶手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逃脱了,没人怀疑这两个十几岁的孩子。

2017-06-05
原文:她正要惊呼,嘴巴却被什么塞住了,好像是布。极度惊愕之下,她吸进一口气。刹那间,意识离她远去。

想法:乙醚啊。

2017-06-05
原文:她明白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喜悦,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

2017-06-05
原文:唯一能够显示他曾经住在这里的便是电脑,但典子不懂得如何操作。烦恼许久后,她请熟悉电脑的朋友到家里来。明知不该这么做,还是决定请朋友看看他的电脑里有些什么。从事自由写作的朋友不但看过电脑,连他留下的磁盘也看过了,结论是:“典子,没有用,什么都不剩。”据她说,整个系统处于真空状态,磁盘也全是空白的。

想法:格式化了,能叫你知道他都关注些什么,那还得了。他要走,那就是干干净净。

2017-06-05
原文:笹垣朝那边看,扁平的玻璃碎片映入他眼中。看来的确是太阳镜的镜片,大约是从中破掉的,他小心地拾起。一眨眼过后,他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几段记忆复苏,令人目不暇接地交错,很快形成一条路径。“你说,仙人掌是从大阪拿来的?”他压低声音问。

想法:吓一跳,韩版电影里演了这个细节,桐原杀了私家侦探后埋在礼子的花盆下那片土地里,不知是桐原的眼镜还是侦探的眼镜掉落在地上,桐原去捡,一只大手从土里伸出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噩梦惊醒,当时太突然吓的我半天缓不过神。

2017-06-05
原文:雪穗那双大眼睛笔直地望过来。“喏,夏美,一天当中,有太阳升起的时候,也有下沉的时候。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看个人,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现在的夏美就是这样。”

2017-06-05
原文:“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2017-06-05
原文:“夏美,”雪穗伸出右手,“胜负从现在才开始。”

想法:全文末尾,听这么一句话,好慎人哪。

2017-06-05
原文:一想到他是抱着何种心情在通风管中爬行,笹垣便感到心痛。 事后,他们两人如何协调约定不得而知。笹垣推测,多半没有协调约定这回事,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想法:唉。

2017-06-05
原文:笹垣脚步蹒跚地走出警察们的圈子。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白夜行。

想法:没想到,韩版电影里的最后一幕,是原书还原,让人惋惜,但日版电影却更让人惋惜。桐原对典子说的那句“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停的在我脑海中回放。我能把这个漫长的故事只当小说看吗?胸闷,心中无比沉闷。虽然没有交代今枝侦探的尸体于何处,也没有交代秋吉雄一的下落,更没有电影中雪穗和亮司的回忆画面,我却觉得这本书已经结局了,这之后发生的事,都成了让人完全不期待的乏味事。还是要看电影的,为了补全雪穗与亮司之间的过往,如果没有电影,我会觉得这本书没有交代清楚的东西多之又多,而东野又不给人推理的空间,单纯靠脑补,根本无济于真相,客观来讲,他留下的空白,都在电影里完好展现,虽然,也并不足够。

林小逸 2017.6.5 阵雨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