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杂陈日记∶那些关怀都是带毒的吗?

说说我这两天都在干嘛吧。

那些善意,我能一眼看透吗?是真的善意,还是另有所图。

这社会真的很黑暗吗?

我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不是留了个心理底线,大概会常被骗钱吧?我不愿意多花一分我认为的冤枉钱,等于那些骗子用什么诱饵都没用。

想想真是后怕,竟然被鬼附身了。

前阵子,信息被泄露了,三个女的,俩年轻小姑娘,比我大几岁,一个45岁中年女人,一个男的,低音炮,四个人隔一段时间给我打个电话,中年女人是主骗,自称韩主任,说到底,也是给我推销产品的,没有耐心,讲几句话就问我,你有没有在听啊,我就不喜欢跟你们这群小姑娘聊,三心二意的。我从头到尾插不上话,就是“嗯、嗯”,我也确实是三心二意的,不停的寻思她说的话,但是这人不停的以过来人身份劝说我,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云云,最后我就稀里糊涂准备转账,转账前,微信提示我,这人微信不活跃,当心诈骗(就这个意思),我才突然惊醒,立马咨询官网的人,人家告诉我,近期有020(广州)、010(北京)通过售后进行诈骗,大家千万不要信。就像东野圭吾的《时生》里被他愣头青老爸的同伙贩卖优惠券的那个戴帽子的高中生一样,那孩子稀里糊涂就把钱掏了,过后又忽然清醒过来,不停在游乐场寻找那贩子要钱。

她们以做产品售后为名,得知我吸收不太好,就说了些堂而皇之的理由,要我买她的产品,促进吸收,说要先交一千块钱定金,再花我俩月工资,我都没说我没工作,她直接默认为我工资两千一个月,那就是五千,用40天?我把我信得过的那个产品买几大箱也用不了五千,而且用两年也用不完。

头一次莫名相信诈骗电话,用的是我无比信赖的产品的名义。

真悬。存点钱容易吗。现在,我的底线就是,手头不紧的、存下的钱,不是关乎我儿性命,六亲不认也不能用。我存的钱,都是将来要用在我儿身上的,其他任何人也没资格花这笔钱。

现在说说我这两天在干嘛。

大张集团军训,他说现在大企业都实行这样的高强度训练,用身体素质或者说精神意志来作为优胜略汰的标准。

这个“大张集团”是洛阳出了名的生活服务类大型超市,也是平价超市。我爸是看着大张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92年开始,一开始只是小推车,比我大三岁,如今有25年历史了,“大张”这两个字在我印象里就像喝“哇哈哈”一样的感觉,很亲切。

我其实不听人事部领导人讲解“大张发展史”,还真不知道它旗下那么多旗舰店,什么“盛德美”、“长申国际”,我都不知道是隶属大张的,还蛮历害的,他说大张申请过好几次破产,但是政府不允许,13年政府才给拨款三千万。它一破产,无数员工都要下岗。

应聘门槛很低,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没有关系,每星期都有军训,每次都一百来号人,但是被军训训走的也有不少,10∶1吧,十个人里就有一个人选择放弃离开。

昨天下午站军姿四十分钟,大太阳晒着,我受不了了打报告蹲下,起来的时候大概起的太猛,眼前一黑,一分钟以后缓过来,又过了一会儿胃难受,又蹲了下去,但是第三次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失声了,等我眼前重新看见世界,我已经被两个教官搀扶着到台阶边了。身边人都吓了一跳,左边金莲说,我都没反应过来你就倒下去了,头没着地,被后面人接住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眼前的世界黑了的同时,也失了声,没了触感,我当时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什么肢体接触也感觉不到。想想,是蛮吓人的。

难怪去总部填表人家问我,要军训的,能接受吗,我说能,现在才明白,她当时是那种小心翼翼的生怕一说军训就把人吓跑的语气。

我是大学生吗,我半路退了学,我爸给我交着学费保留着本科学籍,唉,不提了,不想提这个。

两个教官,说你会体会到你所经历的有史以来最残酷的军训,我低笑,高中和大学军训时,教官都这么说的。一个主教官,一个副教官,副教官知道我是大学生后,就老称呼我“大学生”,我好心虚,仅仅是我考上了大学,体验了一年大学生活,我就回来了,除了不能继续学钢琴,我一点也不后悔。

昨天上午,大家坐在物流园的不露天娱乐场地,教官说了几十分钟,后来说到,如果你半年内,有心律不齐,……小产的,请出列,不确定也可以先出列,我算算日期,要到这个月14号,满半年,我以为这是特殊情况,可以降低一下军训强度,即便差几天,但确实也不到半年,就出列了。有一个宝宝已经十个月的女领导,一个个询问具体情况,记录在考勤表名字下方,问到我之前,我不停的寻思,要不要说实话?

——我说,引产。
——她问我,时间?
——我说,半年前。
——她又问,几个月了。
——我说,七个月。
——她顿了一下,问我,因为啥?
——我沉默了几秒,才说,有问题。
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懂了。没有再说什么,走向下一个人。

主教官比较迷茫,应该是,想我看上去年纪轻轻的,能因为什么出列啊。他问我,我依然憨笑两声,说,呵呵呵,小产。我不想说。

女领导问到最后几个人时,我右手边已经空了,被排除问题,可以回到队伍里了,主教官又过来问我,她咋说,就让你在这儿站着?
——我说,嗯。
——主教官好奇心真重,问我,是,小产?流产?还是……
——他没猜完我就说了,引产。
他大张着嘴的震惊表情,我竟然倍感欣慰。但他接下来什么都没问。

我晕倒后,坐在台阶上,清醒过来,就没事了,想要归队,这时候正好队伍站够了,准备解散休息十分钟,我打报告说我想归队,主教官犹豫了一下,把我叫过去。
——他说,你脸色看上去很差啊,能行吗?
——我眼睛看向他处,余光看着他,说,能撑。
——他又低声问,有孩子没有?
——我摇头。
——他又问,结婚了没有?
——我点头。
——他又问,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为啥没要?
——我哽咽着,低声说,有问题。
他别过头去,又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眼里的怜惜,也让我倍感欣慰。他说,你回(队伍)去吧。

我也是写下这些的这一刻,才明白,懂的人,你只言片语,他也懂你的感受,不懂的人,不停追问,你不停解释,他也依然不懂你的感受。和不懂我感受的人谈论我半年前的事,我觉得我很蠢,就是倾诉,也没有选对对象,身边人,闺蜜,萍水相逢的书友,没有一个人懂!我也觉得这些我曾想倾诉的人很蠢,因为他们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伤人,真应该好好读一下《再见,萤火虫小巷》(姊妹篇《萤火虫小巷》),不要在别人正痛苦,或是那些经历着经久不散的痛苦的人面前,轻易安慰,轻易理性,轻易自以为是,很蠢,一下子就能失掉对方对你所有的信任。

从我经历过这经久不散的痛苦后,我庆幸我从来没有犯过我所说到的毛病。最起码,我待人,是真诚的。

我今天才确认我的猜想,两个,一、主教官没有把我的事讲给副教官听,副教官并不知情。二、主教官不忍心我受这高强度训练的罪。

副教官大概也不比我大几岁,肯定未婚,不用问也知道😒。主教官已有妻子或妻女,三十出头,他有孩子,所以他知道女人生孩子有多痛苦,也知道失去了孩子是什么感受,他在家应该是个疼老婆的好丈夫。

今天下午站军姿,一个多小时,我大概在五十分钟的时候开始支撑不住想打报告的,但我不肯,我得撑住,昨天下午说,如果连续三天都打报告,就回家去,不用参加军训了。出列报告小产的时候,也被女领导劝暂缓入职,但是经旁边人提醒,原来让出列是这个意思,然后跟着旁边人一起,恳请女领导让我们归队吧,一切责任,我们自己承担。

站军姿身边人看到我在晃,我当时闭着眼睛流着泪,想着死也要撑住的时候,身边人跟教官打报告,想让我多休息会儿,主教官过来,扶着我双肩,问我,还能行吗,我尽力大声说,能撑。主教官急了,能撑什么能撑。把我从路牙子(脚掌宽的花坛水泥边缘)上扶下来,我一双腿丝毫不会打弯,后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满眼的疼惜感,让我不忍直视他的双眼,他让我坐着休息会儿,说你身体太虚了你知道吗。我沉沉呼吸着,说,我没事,我还可以。我感觉他蹲下来看我的那一刻,就又满血复活了,就一会儿工夫,我就恢复好了,那种久站的麻木感酸疼感渐渐远去了。

后来,听到他接电话,听着像是要把我遣送回去似的,但越听又越不像,我转头看他一眼,起立,又站回路牙子上。他接完电话,来了句,哎,她怎么又上去了。

我才知道,那电话,与我无关。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他过来问我,能行吗?
——我说,能。
——他说,感觉不舒服跟我说啊。
——我说,嗯。

本来因为上午培训课有人手机响而加罚75分钟的,后来那俩犯错的承认错误态度好,减到二十分钟,最后这二十分钟也减掉了。

规定,昨天四十分钟,今天一个小时,明天一个半小时,后天两个小时。站军姿。很累。很变态。

站军姿结束,还没到点,还要练习停止间转法,我再熟不过了,不知为什么,胃里不舒服的历害,感觉就离晕厥过去不远的时候,他让副教官带着大家练习,他要叫一部分人出列,我心想,坏了,肯定有我,要把我清理出去了。

然后真的有我,叫我名字的时候,我还在恍惚,过了好几秒才答,“到!”,出列以后,他让我们十来个人去拿东西跟他走。我瞬间泄气了。得,不用等到明天再放弃了。

从广场上下楼梯进到停车库(电动车)时,我一双腿疼的历害,他看见了,我赶紧跑两步,怕被批,结果他看见我就问,感觉怎么样,我一愣,说没事。后来他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恍惚,一直在恍惚。我问,你刚才说……什么?他说,让你去上班啊,不想去啊(回忆了一下,他说的确实是“你”,不是“你们”)。我眼睛亮光一闪,说,“想。”

到这时候,我才证实我上面的猜想。唉,教官真是个好男人。他突然停下,我猜是他大眼扫视下方的时候,看见我手捂着肚子,表情很不对,我那时胃里十分纠结,站军姿结束后跑步去接开水那会还没事,不知道是不是跑出了问题。

至于把我们叫出来,应该是说下班(军训)之后去吧?还是下班之前?总之就是突然停下来了,他怎么想的,我只是猜测。西工门店缺人太厉害,拉我们这些导购过去应急。考察期从一个月缩短为6.12-6.27这十五天,看样子是真缺人。

引产对身体伤害如此之大,我自己慢慢感受到与产前,甚至孕前的不同,我刚进大学,站军姿半个小时根本无感,坚持下来并不困难,但我依旧最怕站军姿,肠胃不好的人,站久了就胃疼。我是太阳地里蹲下站起会眼前一黑,但从来没有晕倒而不自知的。低血糖,体虚,宫寒,是之前没做过的。半年,我依旧恢复不过来。奉劝看到这里的女人或女孩儿,趁早补起来,别不当回事,怀孕前体质不太好的,产后会恢复的很慢,而且需要长时间调理。年轻女孩一胎生完身材不会走形很厉害,这个不必担心,即便是有小肚子了,实在爱美,瑜伽练下去,我身高164,孕前98斤,孕中前三个月瘦到87斤,孕后期102斤,现在84斤。我也不想这么瘦,貌似肠胃比之前更不好了,吸收不了营养。

一种写跑题的感觉,关于大张的公司规定和模式的感想,我太累了,不想记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记录。

明天开始上班。工资不高,但我有工作了,以后可以自食其力了。虽然训练强度很大,但教官却屡屡给我特例,当时孤魂野鬼一样,没来得及跟他说一句谢谢,唉。而且本来是五天训练,我只训练了两天就去上班了。我很幸运啊,呵呵,也不能命运总给我发烂牌啊。😏

就到这里。

林小逸 2017.6.11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