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疲惫日记∶宿命最无可奈何

【2017.6.20晚十点半】
很累。还是想写些什么。

我感觉我陷入了一种无奈的宿命里不可自拔。

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生无可恋。

前两天跟鱼儿通电话,我告诉她我上班了,卖童鞋,她那边不敢吱声,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没有,我就是觉得,会不会扎心了。扎什么心,那又不是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我孩子到底长什么样,没有什么扎心不扎心的。就是可怜,要是还在,现在都五个多月了。看到别的妈妈抱着熟睡的宝宝,我才扎心了,扎的肝肠寸断,我还只能死命的冲人笑。我有时候想,我女儿胎动那么活跃,应该是个活泼的丫头吧,那么多好看的童鞋,她穿上应该会很可爱吧。

昨天上早班(8∶30-12∶00,18∶00-22∶00),今天上晚班(12∶00-22∶00),明天小领导让我上一上午班(8∶30-12∶00),然后休息到后天中午,后天接着上晚班。等于连休假也不是一整天。

这两天他晚上接我回家,要四十分钟,公交车会很难等,坐103的话,在西工王城广场东那边又很少,而且车少人多,前天晚上我等九路车等了二十分钟来了一辆,满载,距离十米左右,还没追上就开走了,如果坐公交,大概回到家要凌晨十二点了。把我分配的,真是够远的。他说,如果我在大张辞职,别的各大商场也不会要我,弄的我又打消了辞职的念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就是萧何。

行政班第三天,他看我中午一回店里,吃了饭就秒睡,总是睡不醒,就打电话给他某个姑姑,在万达广场做经理,想让她给我安排一个工作,西工实在太远了。他说他也不忍心看我受这个罪。

我当时还感动了一下,现在他又说,这罪你就得受着。我凭什么要受这个罪啊,他以为我身体情况还是以前那样吗。

想调理身体,太贵了,吃不起用不起。唉,就这么拖着吗,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第一个月实习工资一千六,一个月伙食费起码六百,第二个月两千八,三个月以后三千。培训的时候又说,不是说工资多少就是多少了,还要你的销售业绩。我默默翻白眼,是嘛,最终解释权归本店所有咯。

人事科科长问我在哪儿住,我说大张总部附近,她顿了一下,说,也不远嘛,你可以在这儿租房子住,跟你们课长说一下跟谁合租一下。我当时没吱声,心想,我有家,我租房子住?这可是市中心,我有那钱还不如帮着他还房贷呢。就是我俩人搬到西工租房子,那我为了这三千块钱的工资,我要把家里房子空着?或者租出去?你不够数还是我不够数。也怨我路痴,没想到西工这么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我要早起一个小时,晚上忙活到十二点左右睡觉,第二天六点五十起床,七点半左右出发,八点左右到大张楼下,我想把表调到七点,能多睡个十分钟。高考天天熬夜加起早那是迫不得己,为什么连工作都要这样呢。

他说,那你想过好日子,就得受这份罪。他说,别说你受不了,那我天天累死累活的我不也得受着。他说,你老说你受不了,那别人怎么就受得了,我怎么就受得了。他说,为什么别的女人就能受,你就受不了,你比别人少条胳膊,少条腿吗。真自私。解释都解释乏了。不要用你,用别人,来衡量我。人家什么情况,我什么情况。我也拿别人来衡量你,那你简直什么都不是了。

总之,这不是长久之计。比如到了冬天,我身体留下的那些“后遗症”一下子凸显出来,那我该怎么办?还死撑硬抗?

得过且过吧。

【2017.6.21午十二点半】
童鞋区总共六个人,分三块,幼童,中童,大童,幼童卖价相对较低,库存都在卖场里,中童和大童库存大多都分散在左中右三个仓库。没有什么明确界限,谁卖都可以。正常班是三个人,一人一块。

大姐(叫什么我都不知道,都这么叫,我也跟着叫)是三星级员工,就是销售业绩好的人,奖金一百,感觉有四五十岁吧。美英,俩孩子的妈,三十多岁快四十岁吧,人很风趣,懒懒散散的,不算积极分子。豆格,二十五,大我三岁,昨天偶然想起,我问她有孩子没,她说还没结婚呢,才知道她大我三岁,我一直以为她三十出头了呢,积极分子,有她在,我都想一边歇着了,反正她顾的过来。克国,二十四岁,大我两岁,童鞋区的小领导,我感觉他对我忽冷忽热的,真受不了,比较好说话,感觉没对象,他和豆格说不定能发展发展呢。

我喜欢和英姐一班,感觉很开心,和豆格一班,我就闲的发慌。英姐和豆格,豆格不会表现的过于积极。但豆格和我一班,就总是很鬼精的先用特价鞋把顾客吸引过去,再开始各种推荐,每每此时,我就不想说什么了,靠边站,不想争,业绩不业绩的,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出去买鞋最烦人给我推荐这推荐那的,我自己会看,同样的,我也给人家选择的空间,我感觉她中意某款鞋的时候,才走近问要多大码,或者知道尺寸的话可以量一下(我总是随身带着软尺),鞋跟鞋尺寸不太标准。

我总是碰到看看鞋,量一下尺寸,就让我直接开票的,也没有见人家回来退换的。每次遇到这样的,我都觉得很幸运。跟英姐一班的时候,她就和我一样,看见我招呼顾客了,就不怎么插手了。英姐不止一次的说我心态好,意思就是要是豆格跟她刻意争,她肯定不乐意。我还发现豆格总在人多且正忙的时候让我去仓库滤货,😂那我就去咯,顺道儿躲仓库坐着歇会儿。

累死累活两三千,何必呢,他说有孩子了我就不这样了,那是,“女子本弱,为母则强”,有孩子我要母乳到起码一岁。

至于大张里的衣服,段说,质量一般,真的,而且卖价还高。我看过童鞋的进价单,很奇葩,进价低的,卖价中等的,销量可以,进价高的,卖价中上的,滞销,款式也就那样,我能看上的,没几款,每天对着这些款式,审美疲劳,觉得好看的,越看越好看,觉得不好看的,越看越不好看。

隔壁是女鞋区,最低的一百一,特价鞋五十(断码鞋)。真TMD贵啊。

对了,一般陈列架上的商品,靠外的都是日期较晚的,靠里的日期一般是最新的。今天培训店长说的。我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去大张就喜欢拿陈列架靠里的,歪打正着了。

我和同一批的小牛是一类人,不是多求上进,不停求上进,多累呀,得过且过就行。

林小逸 2017.6.21🌞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