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我有流星,给你许愿

◎【日】东野圭吾〈译〉徐建雄《流星之绊》


读书手札∶1.结局出人意料,属于暖心结局。这也是我翻遍东野圭吾作品的简介最终选择看这本的原因。
2.致敬东野圭吾,致敬翻译。可能文字录入有误,有一些地方明显是白字(不是错别字,但用的不对)。翻译上还是蛮流畅的,刚看完《时生》不久,又偶然看到了徐建雄翻译的《流星之绊》,他选择翻译这两本书,这让我很赞赏。
3.这本书里设置的悬念很多,甚至前中后彼此猜测不到,转折的很高明,也是东野老练的自圆其说的功底吧。比起时生,悬念比较分散,没有聚在一起让人应接不暇,比起破案,剧情更加吸引人一些。
4.这是本读起来比较轻松的书,放在时生之后读也很得当,是我碰巧了。很庆幸。

2017-06-07
原文:“接下来让静骑你的脖子。当心,你摔了没关系,可别摔坏了静。”

想法:好哥哥一枚,发勋章。哥哥是比较有主意的人,弟弟大概性格要温和些。妹妹蛮机灵的,就是太小,不知道会不会拖后腿。

2017-06-07
原文:“哥,一颗也没有啊。”
“嗯。”功一叹道,“这样的天气,到底还是不行啊。” 
“唉,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静也觉得没意思了吧?” 静奈没有回答。
功一答道:“她早就睡着了。”

2017-06-07
原文:功一至今仍不太理解,菜的配方怎么会那么值钱?但他明白这对父亲来说极为重要。父母的房间里有个小小的佛龛,功一知道佛龛下面的抽屉里有一个陈旧的大笔记本。父亲不时拿出来看看,有时还写一点什么上去。不用说,那上面肯定写着做菜的秘诀。

想法:完蛋了,凶手就为这个杀了三个孩子的爸妈。

2017-06-07
原文:那天,父亲将家里的店关门一天,停止营业。母亲颇为吃惊,试图阻止,他却不予理睬。 “你别插嘴,我要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做菜。” 功一想溜之大吉,可又觉得不妥。若真是溜了,非被暴揍一顿不可。 幸博从基本的汤料开始教起。步骤之复杂,火候、调味之微妙,看得功一目瞪口呆。想到父亲每天都是这样神经质般细致地做菜,功一便觉得头脑发晕。

想法:还好还好,手艺没有失传。

2017-06-07
原文:父亲从上午开始做菜,全部完成时天已全黑。即便如此,他还说应该再多花些时间。 
“尝尝。”父亲将一盘刚做好的红烩牛肉饭摆到功一面前。 
功一吃了一勺。没错,就是平日的味道。“好吃。”
 “怎么样?还觉得谁都做得出来吗?” 功一摇了摇头。
“做不出来。这么好吃的红烩牛肉饭,就算知道做法,除了老爸,谁也做不出来。”

想法:配方偷了也没用。

2017-06-07
原文:“我才不告诉他们。”柏原晃着肩膀笑道,“让他们兜圈子去吧。这些家伙一心想把调查雨伞出处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推给咱们这些当地的乡巴佬,叫人怎么帮?反正真相总会大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想法:十四年,时间可真不短。

2017-06-07
原文:静奈在床上躺着,不是在休息,而是在闹别扭。她最钟爱的东西有两件,布制的小兔和大象图案的枕头。可功一说只能带上一件,她为此大哭一场。 其实功一也想让弟弟妹妹将喜欢的东西全都带去,可他根本想象不出孤儿院里的生活是什么样,总不会每天都开开心心,估计很多事情都要加以克制。这时,心爱的玩具是能带来安慰,但功一觉得不能总依赖这些。相反,从现在起就该学会自我克制。如果这么一点不适都不能忍受,今后就更吃不消了——他有这样的预感。

想法:要你二选一,就是要你割断与安抚物的联系,现在要你放弃玩具,接下来要放弃的东西,只会多不会少,毕竟,能庇护你的人,已经不在了。

2017-06-07
原文:“我早想好了。”说着,功一拉开佛龛下的抽屉,里面有一个大笔记本——那个写有菜肴配方的笔记本。他取出来,哗哗地翻了一阵。有些发黄的纸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想法:我以为凶手要的是这个菜谱,但是菜谱还在,大概是没找到?失手杀人?而后逃之夭夭?

2017-06-07
原文:“只要有这个就不怕了。”功一对泰辅和静奈说,“我随时都可以给你们做爸爸的饭菜。”

2017-06-08
原文:泰辅将手伸到床底,拖出藏在那里的塑料登山绳。记得第一次用它是在初二,当时还很害怕,现在已驾轻就熟。

想法:四年级到的孤儿院,上初二,已经过了五年,现在是五年以后。

2017-06-09
原文:“那个人……后面那个,是户神行成的父亲?”泰辅的呼吸都紊乱了。

想法:后面要怎么发展?这才十分之三,接下来的,有意思了。

2017-06-09
原文:功一付了账,走出咖啡店,望着斜对面的二手音像店。商店正面镶着大玻璃,上面贴着电影海报和明星照片。不进去无法看得真切,但看上去也只比有明稍大一点。如果真是生意好得客人在门前排队,想搬到更宽敞的地方去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功一朝樱木町车站走去,走到一半又想起了什么,转身走向日出町车站。他边走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他没有对泰辅或静奈说起过他与这个人还保持联系。

想法:不是萩村就是柏原。

2017-06-09
原文:行成直冒冷汗,赶紧逃走。但他丝毫没觉得不快,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像她那样的姑娘,或许能和我合得来。

想法:旁白∶你被骗了,想多了。

2017-06-09
原文:佐绪里的神情非同寻常,脸色发青,表情僵硬,充血的双眼只盯着一个地方。她在流泪。

想法:相同的味道,唤起相同的记忆。记忆会有偏差,但味觉不会,嗅觉也不会。

2017-06-10
原文:“名古屋老作坊的酱油。许多厨师做红烩牛肉饭时都会用酱油,而爸爸偏爱这一种。本子上写着呢。”功一拿起放在厨房桌子上的笔记本。

想法:看来我不止脸盲,而且味盲。

2017-06-15
原文:“相机而动。”功一答道,“看能找到什么样的证据。如果是无可指摘的证据,就匿名通知警察。”

想法:伺机而动。这样翻译更好吧?

2017-06-15
原文:看着露出白色牙齿微笑的户神行成,静奈觉得有一种朦胧的东西在胸中漾开。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想法:好奇到最后要怎么样破案,静态跟行成也挺好,她当时才一年级吧,杀父之仇的余恨,能有多深呢?

2017-06-18
原文:功一淡淡一笑,说道:“既然找不到证据,那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制造证据。”

想法:想着这证据也难找,这下有戏看了。

2017-06-18
原文:静奈收起电话,一种担心在胸中蔓延开来。她知道“那个行动”。虽说功一也与泰辅在一起,应该没有问题,但万一失手将会被捕。她难以抑制内心的焦躁不安。

想法:呃,她爱上仇人的儿子了,现在又要揭穿她心仪之人的父亲,一场拉锯战啊。

2017-06-18
原文:“成人片。遗憾的是并非违禁品,是些随处可见的AV片。这些都是听横须贺警察局说的,我没看到实物。”

想法:汗("▔㉨▔)汗 

2017-06-19
原文:“知道了。反正以后一辈子也不见行成了。”静奈紧盯着功一答道。泰辅看着静奈,感受到了她坚强的决心,但又觉得她的表情中另有含义。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

想法:唉。计划和动心,都一样危险。

2017-06-19
原文:“前些天,我打电话告诉她这个想法,她特别高兴。她父母竟说要重新装修房子,好让日本人住得舒服一点。我说根本没必要,可她硬说要报恩……因此,有件事想麻烦您。或许您会觉得我有点厚脸皮,不知该不该说。”

想法:加拿大人会这么做吗?

2017-06-21
原文:年长的自称是横须贺警察局的柏原,年轻的姓萩村,手提一个纸袋。

想法:我看书不仔细吗?白头发的是萩村没错呀。

2017-06-21
原文:户神政行曾拿起手表细看,这个细节也引起了萩村的注意。当然,这些物品展现在眼前时,像户神政行这种年龄的人一般都会首先注意到手表,好片的老板便是如此。这与户神的妻子首先对粉盒和口红感兴趣道理相同。

想法:手表,口红之类的,偷这个有什么用呢?

2017-06-21
原文:他又打了一个哈欠,不经意间将脸转向左边。忽然,他大吃一惊,屏住呼吸,大张的嘴也忘了闭上,双目圆睁。 相邻的汽车里坐着南田志穗。这怎么可能?他正想看个究竟,那辆出租车开走了。绿灯已亮起。 后面的汽车喇叭响成一片,高山急急发动了车。他边追边想:这怎么可能?他想开到出租车旁边,却怎么也做不到。那女子坐在后座右侧,从后面看过去,发现她的发型与志穗不同——志穗留短发,此人的头发较长。

想法:日本也就河南加北京那么多人,世界这么小,迟早要碰上。

2017-06-22
原文:“戴了手套反倒轻松自在。否则,要担心留下油脂或指纹,一紧张摔坏了可就闯大祸了。”说完,静奈伸手取过茶碗。
想法:要不要这么直白。

2017-06-23
原文:“就叫他草薙吧,和偶像组合SMAP中的草薙一样。我是加贺,和女明星加贺麻里子一样。我们都扮成神奈川县警本部的刑警。准备好名片了,证件也带着。若仔细看会露馅,所以尽量不拿出来。”

想法:草薙,东野哪本书里的人名?我一定是见过,不然不会认得。😂

林小逸 2017.6.23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