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情绪日记∶诸多无奈诸多累

【2017.6.29晚七点】
唉,心情很低落。

我是多找人钱了还是少找人钱了?今天收银六个小时,算账单的时候错账19元,照这样每天错一点,一个月六七百呢,工资才多少啊,我也完全不知道哪里出了错导致的错账。错账是3块含以下才忽略不计。

今天还找错钱三次吧,人家说了我才反应过来。我就不适合干收银吧。

好烦。今天我收银,晓燕在旁边看着,她解码,她是急性子的人,服务态度不太好,我时间长了会变成她那样吗?黎明也干了很长时间,但她也没有说极其不耐烦。

我不太喜欢和晓燕搭班,为什么派她来教我收银呢,慌里慌张的状态下做事。还有一事,收银员走了一个,把我补上了,工号002,把我名字打错了,她说,哎呀这都无所谓,我没吱声,心想,把你名字打错了也同样无所谓吗,她过了会又说,那你到总服务台说一下给你改过来,我说嗯。

总之啊,我的预感可能是对的,留下就是个错误。

怎么办,心情还是很低落,就像考试成绩估错了。

我忽然想起一楼饰品家,昨天吧,慧慧来总台问,有没有收一个158的票,雅琼说没啊,她很无力的说,哎呀,气死了,那俩女的给我穿走了。那这158就要她来赔了吧。 很内疚的是,昨天我解码的时候,当时很忙,有一个男人拿了一把遮阳伞,大概20块钱,让我帮忙解个码,我就顺手给解了,然后我忽然想起,我没问他要红票,我抬头找他,他还在店里往我这边张望,我想如果他要是偷的就会马上走了,我没有喊他回来,直到我手里的码解完,他还在我的视野里,后来他走了,现在想想就后悔,说不定他是偷的呢?那不是又给饰品家添了一笔债?这些债都要饰品家的员工来偿还。

大张向着顾客,不向着自己的员工。听说曾经有顾客把收银骂的直往后退流着泪不停的道歉,还不肯放过的一直骂,收银员却不能还口,不能为自己辩解,因为规定里有一条,顾客说的永远是对的。其实这样也对,也不对,不应该向理而生吗?如此一来,会变成向不讲理为生吧。

而且大张的规定很不人性,对待员工就好像员工不是人,我给他说,他说,别说大张不拿人当人看,我出去干活,不拿我当人看的多了去了,我不是照样该忍还忍着。

错账就错账吧,我也无可奈何。

希望自己找钱不要着急,不要慌张,争取不错帐。 晚上还要抽盘,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今天是大盘点。

据说最快的一次夜里12∶30结束。抽盘走的早,十二点之前吧。我回到家洗洗睡的时间,再加上一个半小时。大盘点每个月一次,是所有大张员工的噩梦。

【2017.6.30凌晨一点】
大张集团领导肯定是会收买人心的。

晚上我负责抽盘女裤区,人事科长方方说九点过后就可以开始抽盘了,我实在是不知道什么是抽盘,怎么抽盘,分配表上是两个人,我不知道另一个人在哪儿,后来给方方打电话,她让我别管他,去女裤区人家会告诉我怎么抽盘,我就去了,抽盘列表还没写好,我就去童装家,晓妍在,她们科长让我帮忙抽盘,其实就是自家查一下库存,再由人监督(抽盘员)下查一下库存数量,数目对了就对了,还有输盘点表的人,见她们发第二天签休人数的时间,凌晨2∶40,那时候应该就剩她们几个了。

【2017.6.30下午六点十分】
昨天抽盘十一点的时候,安管推着一购物车大西瓜分瓜吃,我拿了一大块西瓜,哇,好甜啊。前天在店门口一块钱一斤买了个小西瓜,也是特别甜,前段时间家门口六毛钱一斤买了个大西瓜,一点都不甜。发方便面,火腿肠(我没见到),圣女果,苏打水,这些是福利。

其实算下来,尤其是进价,也没有多少钱啦,但我当时就觉得,哇,好棒呀。对于吃货,只能用吃的收买,我从自己身上得到了验证。😂

和雪娇一班,她很好相处,我因为昨天的错账,不想上机,她笑笑,说,我都干一年了,有时候还错账呢,你是刚开始太紧张了,我一开始天天错账。我问她错账的怎么算,是从工资里扣吗,她说不是,出纳回头会找你要。

好心塞,无缘无故丢19。她说,过年的时候人特别多,错账好几百的都是常有的事。我问那错的好几百都自己赔吗,她说是啊。做收银的错账错哪儿了根本回忆不起来。

黎明干了十年了!她说笑天店有好几个十年的。在一个学校里待三年都给我待的够够的,在一家店干十年?工资依旧,福利待遇也并没有好多少,于我而言,不值吧。收银有两天全天假期,导购没有。

其实这也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我现在混点工资够自己花就行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我问雪娇,该发工资了吧,为什么没人问我银行卡号之类的?她说,发现金啊。我说是装信封里吗,还是皮筋捆着,她说,都没有,就是拿着就走啊。我还真是想多了。对啊,大张最不缺的就是现金啊。

这个月出勤天数,查了下日历,今天是第16天,雪娇说一般六号就发工资了,早的时候四号就发了,就按6号发,二十二天出勤,一天五十一共一千一,迟到两次,扣十块,拿到手的是1090,按4号发,二十天出勤,工资一千,扣十块,拿到手的就是990。前俩月一千六,比起幼儿园,还是高不少的。

有些不太开心的就不记录了。

我坐那儿解码,每天也是遇到不少人,九成以上都是好人,有一成是奇葩,就是那种好像别人都欠着他一样的人。我服务态度很好啦,先来后到,没问题,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解码,后又叠好放回袋子里,会把好几袋衣服叠一下尽量装进同一个袋子里,没问题,红票盖章,没问题。人多的时候我依旧以上操作,排队的多了,那就等着,我把人衣服怎么拿出来当然还要怎么放回去啊,没毛病。

不知道时间长了,我会不会厌烦,能不能坚持做到服务态度很好。

哦,说一个奇葩,排队解码的时候有个女的一直不停的催我,快点快点我很急,我没理她,给别人解码,叠好,放回袋子,动作很溜,把她的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后,一检查,根本就没有码,给她叠好装回袋子,她拎着袋子就跑了。一般人很多等着解码的时候,会有人自觉的把需要解码的衣服拿出来递到我面前,这样节省了彼此的时间。以上奇葩就没有这个意识。

方方给我排班,今天,星期六、日三天,都是晚班解码。我正不想上机呢,乐的自在。

雪娇说,那是她今天不在这儿,在的话估计就会让你上机了。我一点也不想上机收银。晓燕急性子,给我讲什么我总是听的稀里糊涂的,让她说第二遍她就显得很不耐烦,整的我也不好意思再问她,遭嫌弃还是问别人,当然是问别人啦。

讲前两天解码遇到的搞笑事,第一个。有个男的来一楼总台问哪里能广播,帮忙找个人,雅琼问找谁,他说不认识,我一脸懵,雅琼说,不认识那没办法找啊,他拿出手机,给我们看照片,是两辆一模一样的电动车,其中有一个有粉色的腿部挡风板(不知道那玩意儿到底叫啥),他说,我电动车让人给锁住了,我也不认识人家,他自己的没锁,我就是想让你们给广播下,把我电动车给我解开。😂雅琼问停哪儿了,后来发现他没停到大张门口,在百货大楼那块儿,我,雅琼,安管,面面相觑,无能为力。

第二件事,一楼饰品家的开票开错了,雅琼朝饰品家喊,票开错了,重开,那姑娘过来,看看票,说,没问题啊,她还一脸懵逼呢,雅琼说,你再看看,大写,这姑娘总算眯瞪过来,啊啊,然后重开,我拿过来一看,笑了,99,大写要填上两个“玖”,她写了两遍数字“99”。😂

这两天其实也有好玩的事,写的时候,一时间没想起来。回头再记。

林小逸2017.6.30☀️

评论
热度(2)

2017-06-2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