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热气冰下沉

◎【日】东野圭吾〈译〉王蕴洁《拉普拉斯的魔女》

读书手札∶

1.从开头就好奇拉普拉斯是为何物何人,圆华的身份,魔女的含义,她和谦人所拥有的异能。从悬疑到推理,交错纵横,东野就不给人瞎猜的时间,上一秒还在思考,下一秒就能得证,高明。
2.甘柏才生死有余辜,死于谁手,可想而知。谦人的无父性特征,理解为没有同情心或者爱心也行,这种人做起坏事来,简直不可想象。
3.结局比较平淡,恶人已死,谦人已被征服保护,圆华也没有道出悲惨未来,未来如何纯靠想象。其实这样也好,不至于像读完《白夜行》一样尽是惆怅。
4.对于未来,我心里并不愿意过多想象,也不愿意奢望或期盼。

2017-06-24
原文:洋子记下了千佐都所说的号码后,挂上了电话,直接拨打了119,请救护车前往登山口后,再度挂上电话。
想法:我们的救护车是120。

2017-06-24
原文:“一直由我发问似乎有点不安,所以我回答你这个问题。老实说,水城先生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他是知名的影视制作人,有万贯家产,当然也没有任何债务让他被逼到自杀。”
想法:明明是意外怎么成自杀了?水城老头自己有意接近硫化氢这叫自杀,无意死于硫化氢,叫意外,在不可能出现硫化氢致身亡的地方出现意外,这叫谋杀,在既无自杀前提又无意外可能的情况下身亡,叫蓄意谋杀。

2017-06-24
原文:青江昨天接到内川的电话得知,两天前,苫手温泉发生了中毒事故,造成一名来自东京的观光客死亡。负责采访这起事故的内川在赤熊温泉的报道中得知了青江,所以打电话给他。
想法:是那须野这个倒霉蛋被当做试验品了吧。

2017-06-24
原文:“如果对方太年轻,当他变成老头子时,我也变成老太婆了,老人照顾老人太辛苦了。既然同样都要照顾老人,不如趁自己年轻的时候照顾。当对方死了之后,自己的年纪还可以充分享受人生,而且可以用继承的遗产无忧无虑地过日子,难道不觉得这样很棒吗?” “听到她这么说,我觉得很有道理。”中冈找到的那位酒店小姐这么说。
想法:歪理。

2017-06-26
原文:但是,也许是时候考虑下一个阶段的事了。家人是我最重要的宝贵财产,但已经是过去式了。无论是去了天堂的由佳子或是萌绘,甚至是奇迹似的恢复的谦人,对我来说,都已经是过去。对我而言的儿子,并不是目前的谦人;如同对现在的谦人来说,我并不是父亲一样。任何人都无法一直活在过去之中,只能一步一步走向未来。一旦这么做,就会有新的发现。虽然无法保证,但只能如此相信。
想法:谦人,名字吗?

2017-06-28
原文:羽原全太朗博士是脑神经细胞再生的最高权威,创造了好几种划时代的手术方法。
想法:反正不管谁都能和主角牵扯上关系,不然不就跑题了。

2017-06-28
原文:“我们曾经问了几个问题,他似乎无法回答关于人际关系的问题,实不相瞒,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想法:解释了甘柏才生博文最新的一段话,“甚至是奇迹似的恢复的谦人,对我来说,都已经是过去。对我而言的儿子,并不是目前的谦人;如同对现在的谦人来说,我并不是父亲一样。”

2017-06-29
原文:中冈立刻去拜访山田佳代,在医院内的咖啡店见了面。山田佳代身材矮小微胖,看起来很亲切。
想法:医院里还有咖啡店!东野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很厉害,“娇小微胖,看起来很亲切”,应该是个性格很好,长相可爱的女人。

2017-06-29
原文:羽原用力吐了一口气,再度推了推眼镜。
想法:他还以为女儿杀了人,所以什么都不想说,为的就是,不管女儿做了什么,他都要保护女儿,最起码,不泄露任何她的个人信息。

2017-06-29
原文:羽原皱了皱眉头,缓缓地闭上眼睛后又张开,看着中冈说:“圆华是我女儿,甘粕谦人是我的病人,我只知道这些而已。”
想法:圆华经历过龙卷风就出现特异功能了吗?还真是费解加好奇啊。

2017-06-30
原文:干冰是固态的二氧化碳,在零下七十八点五摄氏度凝固,只要丢进水等液体中,就会立刻升华,但产生的气泡会包覆瞬间凝固的水,成为超微冰粒子,当气泡在水面上破裂时,超微冰粒子就会和升华的二氧化碳一起释放在空气中,形成烟雾。
想法:长知识了哈哈。

2017-06-30
原文:“那你可以写一篇修正报道,说温泉区发生的事是一个能够自由操控硫化氢气体的人干的,但报社愿意刊登吗?”
想法:超意念控制力。谦人和圆华可能都具备这种能力。但一个拿来做坏事,一个拿来做好事。两个人都拿来做好事的可能也未可知,谦人是想惩罚谁吧?

2017-06-30
原文:桐宫玲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青江目送她的背影在黑暗中离去,看着泡沫塑料盒,盒子几乎不再冒烟雾,只有透明的气泡从水中浮上来。
想法:只有隐含的秘密从地底浮现出来。隐喻的真棒。

2017-06-30
原文:“只能说,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谦人刚来这里时,甚至无法判断他的能力是手术带来的影响,还是他与生俱来的。虽然也有其他病患接受了类似的手术,但从来没有像他那样的情况。不久之后,终于掌握了几项证据,确定是手术带来的影响,但问题在于重现性。有一个极大的障碍,使我们无法进行确认。简单地说,需要另外一个病患,在和谦人的大脑完全相同的部位,做相同的手术,问题是刚好出现这样的病患可能性极低。于是,我们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只不过那是在伦理上会被追究责任的禁忌实验。我相信你能够猜到是怎样的实验。”
想法:前两起案件都是人体实验?

2017-06-30
原文:“我也知道萌绘很讨厌她爸爸。”西村弥生拿着咖啡杯说道,“她曾经说,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那个人是冷血动物,只重视自己的人生,根本不顾他人死活,把妻子和儿女当成他的附属品。”
想法:这不就甘柏才生写博客的目的,为自己洗白。或许就是他设计了这起谋杀案,而谦人植物人的状态也很不利于他继续发展,直到发现谦人失忆才彻底罢手,而谦人的失忆有可能是装的,圆华和她爸爸保护了谦人。他设计这起谋杀案,也许只是想重回影视圈。水城义郎是他杀的,还是谦人杀的?应该是后者,前者没有这个脑子,他顶多制造自杀。

2017-07-02
原文:千佐都猜得没错,木村的性经验并不丰富,但有足够的年轻活力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千佐都用全身迎接他像野生动物般的律动感和满溢的热情,他们的汗水湿了床单。
想法:忍不住想让谦人和圆华成一对,他这样为了目的轻易的就出卖了肉身,我总有种他俨然已经背叛圆华的感觉。

2017-07-04
原文:“可以发问吗?”武尾抓着头,因为太突然,他一时想不到。
“但只能问一个。” 
“哦……那我只问一个,因为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什么事?” 
“呃,我想知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
“就是啊,”武尾舔了舔嘴唇,“这个世界的未来,到底怎么样?” 圆华没有回答,她陷入了沉默。武尾好奇地回头看着她。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我跟你说,还是不知道比较幸福。”(全文完)
想法:我也想知道。

林小逸 2017.7.4☀️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