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发泄日记∶我也很绝望啊

我真的是太难过了,想要发泄。

我就是觉得很委屈,我千小心万小心,但还是会错账。错在我不够强大的心理素质上,错在我不擅长的地方,可是我也很绝望啊。

今天上午的帐目我数钱少数了一张一百,结果就少了一百,下午六点接班以后就很恍惚,因为恍惚,才把金额和规格看错了,金额60,规格35,退票39,那人看我倒找他四块愣了一下,但是没说什么,等我反应过来,还来得及追的时候,收银台就我一个人,那种感觉,真是绝望。

我倒吸口凉气,痛恨自己的没用。

过了会儿,正燕过来跟我说,你少数了一张,你账对着呢。

星期六提前上班签到,正燕叫住经过四楼的方方,现在回想起来,方方(人事科长兼收银科长)问她有啥事,她说没事,方方又问,到底有啥事,她犹豫了一下才说我账错一百。方方似无意一样说,你看四楼这么半天都不来一个人,都能错一百,要是把你放二楼三楼,一天错一两千块,还不赔死。然后她就走了。

从我调到收银科到现在,她说我什么,我都不反驳。没有用。她一开始得知我刚结婚不到一年的事还让我大老远放着新房不住去租房子住呢。辞职没走成,又落她手里了。就是去二楼一天赔一两千块,错账我赔啊,又不是不赔啊,再说也不可能错一两千。

我很感激雪娇,正燕,这两个对班,我数错钱,犯错,她们也很耐心的,很理解的帮我,我催自己快一点,不要耽误别人下班时间,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我不想给她们添麻烦的。

方方看到我,就像看到瘟神一样。

我并不在意她,如果她不是科长,我一点也不在意她怎么看我,但是我什么都避不开她,她和黎明,都把我是她们的麻烦表现在脸上。我在想,正燕和雪娇会不会也觉得和我搭班很累?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会努力减少错账的,努力学数钱,加计算器,处理电脑卡机问题,处理自己的事情,我不想给她们添麻烦,她们都是很好的人,还有急性子晓燕,虽然我很怯她,但她确实也很好,今晚上我提前写好了小报表,计算好了卡单总额,现金数,退票数,全部相加的时候,她过来跟我说,我跟你说怎么样快啊,晚上的话先加卡单就行了,把要还出纳的钱还了,剩下的就是你的钱。然后她把卡单拿下去交给出纳,等我赶紧收拾好下去的时候,她又把出纳要还的钱给我,然后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

晚上跟他说,我又错账了,我自己算的,错了31,他开始指责我。

他有和我妈一样的毛病,一模一样,比如抓着一次当百次,比如遇到事只会讲风凉话,比如只会指责和重复我的过错……

我逃了十几年,以为逃出了我妈的魔爪,结果走掉进了他的漩涡……

我命不好,我认。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认。命运惩罚我的,我认。

我会找到适合我的工作,我会找到我的价值,我会找到我自己……

但是我好没用啊。

睡吧。明天星期天,会很忙。慢慢来,别慌。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林小逸 2017.7.9 凌晨过半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