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是时间让我能等你幸福离开

◎【日】东野圭吾〈译〉王蕴洁《沉睡的人鱼之家》



读书手札∶

1.致敬翻译,致敬东野圭吾。王蕴洁的翻译还不错,虽然有些地方像是输入错误,但整体上,让阅读很流畅。
2.看到熏子假扮新章房子说的话时,不论是角色设定还是作者有意传递,很气愤。对于脑死状态熏子、和昌的不承认态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其他人是理性还是理智,都和当事人无关,其实关乎情感的事,旁观者未必清。
3.脑补一下后续,宗吾有了瑞穗的心脏,会遗留多少心脏的记忆?会做多少和心脏记忆有关的事?熏子会想再要一个女儿吗?
4.与实际相接的我的感受∶
我觉得熏子真幸福,她老公有钱,有技术去让她有能力接受并等待女儿的幸福离开,但我却都没有,我到现在都无法从失去女儿的痛苦中走出来,我一直在想,如果她还活着,就七个月大了,也许彩超的结果(均不确定,医生从未下过确诊判断)会不一样,我女儿会健健康康的,可我连这个机会都没有,我真羡慕熏子。
面对书里传达的思想和价值观,我依然认为试图理性的人,很蠢。真理智或理性的面对熏子的决定的,我有理由怀疑这些人缺乏父性特征(《拉普拉斯的魔女》中甘柏才生和甘柏谦人的疾病,大概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且这些人自己认识不到,认识不到自己说了多么冷酷无情的话。
基于对日本法律及风俗文化的不了解,我带着中国人的思维在读,觉得放在中国的话,大概纠结于脑死等不等于死亡的问题会少一些,因为我们普遍认为是植物人,但是对治于不治的争议却相同,资金、人力、技术、信念,少了哪一样答案都会趋向于不治。
 我一点也不想往自己身上套这种情况。

2017-07-05
原文:打开玄关的门后,感应器感应到人影,门厅的灯亮了。正在脱鞋子的熏子停了下来,和昌看向她,发现她的视线看向斜下方。 那里有一双小巧的拖鞋。粉红色的拖鞋上有一个红色的蝴蝶结。 “熏子。”和昌叫着她的名字。 她的脸立刻扭曲起来,甩掉脚上的鞋子,冲上旁边的楼梯。 和昌也脱了鞋子,缓缓走到楼梯上,然后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听到了熏子哭喊的声音,几近悲鸣的呐喊仿佛是从黑暗的绝望深渊中吐出来的。面对如此压倒性的悲伤浪潮,和昌无法继续靠近。

想法:这样的男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作为父亲和丈夫,出轨,抵赖,不负责任,不明就里。他那点自责和愧疚,一文不值。

2017-07-05
原文:和昌听到“咔嗒”的声音,转头一看,发现熏子站在门口。她已经换上了T恤和长裙,头发凌乱,哭肿的双眼让人看了有些心疼。才短短几个小时,她似乎变瘦了。

想法:有些、心疼?

2017-07-05
原文:熏子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门口,但在走出客厅之前,转过头问:“你会恨我妈和美晴吗?会怪罪她们没有好好照顾瑞穗吗?”

想法:如果是我,绝对不能原谅,迁怒迁的死死的,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能说明,不是她们,结果也是一样的。嗯,我确实是个认死理的人。

2017-07-05
原文:多津朗搞不清楚状况,和昌开始告诉他是否有意愿提供器官捐赠和脑死判定的事,说到一半时,多津朗打断了他。 “你先等一下,在瑞穗的生死关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果然是这样。听到父亲的话,和昌这么想道。这才是正常人的感觉。

想法:有些自以为理性的人,犯了十分严重的错误,那就是没人性。你不能因为想要理性,就撇开情感变的没有人性。

2017-07-05
原文:“很遗憾,我并没有听说过有类似的例子。”进藤用沉重的语气回答后,注视着熏子的眼睛,“但我认为任何事都不能把话说死,虽然身为脑神经外科医生,已经对令千金的病情束手无策,但仍然会持续做测试。我希望你知道,这并不是为了证明当初我认为令千金的大脑已经无法发挥功能,不可能有所改善的判断无误,而是相反,我带着祈祷的心情,希望有征兆证明我当初判断错误。我也希望令千金身上能够出现奇迹。”

想法:还算不坏。

2017-07-06
原文:“庆明大学的人也这么说,还说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病例,更不了解失去意识的人装这种器材有什么意义。” “你怎么回答?” 和昌停顿了一下后说:“我回答说,只是想让我女儿呼吸。”

想法:和昌这句话说的让我还蛮触动的。他也总算有点用武之地。

2017-07-06
原文:和昌频频点头:“你可以买很多衣服给她穿,她不管穿什么都好看。”

想法:仅仅是可以呼吸,也让人看到希望。

2017-07-06
原文:“那就比科学怪人更不如,只是利用失去意识的病人身体,沉浸在自我满足之中。主谋是董事长夫人。你听我一句话,我劝你赶快收手,这是为你好。这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你只要煞有其事地做几个实验,然后说无法活动他们女儿的手脚,就可以全身而退。”

想法:星野∶(低吼一声)滚。

2017-07-07
原文: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向她表明心迹,但星野最近开始觉得,也许这份感情并非单向,也许即使什么都不说,两个人的心也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

想法:感觉星野想多了。

2017-07-07
原文:这种时候,只能靠大声宣传。门胁用力深呼吸时,站在他身旁的松元敬子用响亮的声音对行人说:“敬请伸出援手。住在川口市的江藤雪乃因为罹患严重的心脏疾病而深受痛苦,请伸出援手,协助雪乃去国外接受心脏移植手术。零钱不嫌少,请各位踊跃捐款。”

想法:不会是瑞穗的心脏给了雪乃吧?!我不停的期待瑞穗能够睁开眼睛,说句话。

2017-07-07
原文:女人迟疑了一下,用很轻的声音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她叫新章房子,留了电话和电子邮件信箱。

想法:我以为是熏子。难道她让熏子放弃维持瑞穗的生命特征了?

2017-07-07
原文:“雪乃必须去国外接受移植手术,是因为在国内找不到捐赠者,对吗?但是二〇〇九年,器官移植法修正之后,日本的小孩子也可以提供器官捐赠。虽然法律已经认可,却没有人提供器官,请问门胁先生对这种现状有什么看法?”新章房子微微低着头,垂着双眼,仍然用没有起伏的语气问道。

想法:新章房子真讨厌。东野圭吾设定出这么个试图走理性的角色,真的很讨厌。

2017-07-08
原文:“那是国际移植学会在二〇〇八年发表的宣言,内容要求各国打击境外器官移植,致力于器官捐赠的自给自足。日本也支持这项宣言,但只是视为伦理上的准则,并没有约束力和罚则规定。只不过受到这个宣言的影响,澳大利亚和德国等以前接受日本人前往器官移植的国家决定基本上不再接受日本人的移植。”

想法:要替日本说话?还是要宣传放弃维持生命体态捐赠可移植器官?东野强烈的强调这两者,尤其是后者,让我顿生厌恶。你的孩子是孩子,别人的孩子就不是吗,熏子救女又没有花别人的钱。对新章房子从一开始就没好感。个人情绪,或对或错,谢绝褒贬。

2017-07-08
原文:“正如我刚才所说,日本也同意了《伊斯坦堡宣言》,也因为这个,开始采取移植器官自给自足的方针,也就是在国内自行调度,也促成了二〇〇九年器官移植法的修正。在修正之后,当脑死病人无法明确表达捐赠自己的器官时,只要家属同意,就可以捐赠器官。之前法令限制未满十五岁儿童的器官捐赠,也在法令修正后松绑,只要父母同意,就可以捐赠器官。但是,即使在法令修正之后,仍然几乎没有儿童提供器官捐赠,并不是没有脑死的儿童,而是父母拒绝提供。结果造成像雪乃这样的孩子无法在国内接受移植,只能前往美国。如果在国内接受手术,因为可以使用保险,只要数十万就可以解决,如今却需要耗费超过两亿日元的相关费用。我认为这种情况很奇怪。”

想法:不管她经历了什么造成她这么想,她试图插手干涉的行为,就是不对。她想让瑞穗救雪乃,我不同意。另,东野起名字很有特点啊,白夜行的雪穗,这两个字在他所起的名字里,使用频率还蛮高的。

2017-07-08
原文:“因为失去了意识,当然也无法沟通,只能靠生命维持装置维持活着的状态。你会一直照顾这样的孩子吗?这代表将耗费数额庞大的资金,不光自己很辛苦,也会造成很多人的困扰,这种情况到底能够给谁带来幸福?你不认为只是父母的自我满足吗?”

想法:熏子∶滚!
松元敬子∶有病吧你?!

2017-07-08
原文:刀子刺进这个胸膛

想法:第五章,倒数第二章。看到这个题目就觉得大事不妙。

2017-07-09
原文:熏子觉得,只要在生活中感受这些小小的喜悦和快乐就好,不要奢望太多,只要和今天相同的明天能够来临,就要感到满足。

想法:平平淡淡的生活,其实就很幸福,不要太大的波澜,不要太多的惊吓,不要太多的烦恼。

2017-07-09
原文:“但是,”熏子抬头看着遗像,“即使这个世界陷入了疯狂,仍然有我们必须守护的事物,而且,只有母亲能够为儿女陷入疯狂。”她将视线移回和昌身上,炯炯的眼神令人感到有点儿害怕,“如果生人发生同样的事,我一定会再度疯狂。”

想法: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其他人,无论做什么理性的判断,说什么理智的话,在经历过的人看来,都是愚蠢的,就像别人看她一样。但是,究竟对还是错,只有经历过的人有资格说。忽然想起一句话∶火没烧在你身上,你当然不知道我的感受。

2017-07-09
原文:当他来到那里,发现那栋大房子不见了。房子、围墙和大门都不见了,变成了一片空地,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觉得那栋大房子是幻觉。 他叹了一口气,准备转身离开,这时,他似乎闻到了玫瑰的香气。 又来了。他忍不住想道,然后停下了脚步。手术后,经常发生这种事,但即使观察周围,也找不到玫瑰花。 

宗吾轻轻把手放在胸前,他觉得玫瑰的香气或许是心脏原本的主人带来的。 然后他深信,那个带给他宝贵生命的孩子,一定曾经生活在充满深深的爱和玫瑰香气中,一定很幸福。

想法:首尾呼应,太厉害了。如果和昌知道,或是熏子知道瑞穗的心脏给了宗吾,会怎样呢?玫瑰香气,这是来自心脏的记忆。

林小逸  2017.7.9☀️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