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悼念日记∶做了侩子手还不自知

晚上跟晓燕一班,她上机,我只负责解码,临下班,知道我听到了一个什么消息吗?

不知晓燕是翻朋友圈还是翻新闻,一大段话里,这几个字深深撼动着我∶即日起150医院免费为0到14岁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治疗。

我听完就像是在做梦,我问,什么时候?她说,即日起,就是已经实行了。

我波澜不惊的表面,内心狂涛骇浪。

我给段说,她说,想哭就哭一会儿吧,哭完了就往前看,努力好好的调养身体。

不,这不是哭不哭的问题,不是向哪里看的问题,不是我调不调养身体的问题。

是他们,他爸妈,他那些妇产科的亲戚,我,包括段,用无知,用浅薄,用想当然,用自私,集体断送了我女儿的性命。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没有确诊,三个医生都没有说确诊的话,没有。

她有可能只是室间隔缺损,有可能慢慢就长住了,即便是先天性心脏病,像电影《神迹》里演的那样,用保温箱,用呼吸机,她能活下来的,我们再撑一段时间,我们到处去找找门路,我们再努努力,我们就等到这个消息了,她现在都半岁了。

明白吗,所有看似理智,理性,为将来着想的一群自以为是的蠢人,你们集体谋杀了她。

都没有确诊,几个医生都说再等等,再看看情况,他就迫不及待的要谋杀了他女儿,他们所有人都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要我放弃我女儿,他们只是把问题想的无比严重,然后自我安慰,女儿生下来也是活不下去,还有一二十万的治疗费用,全都在逃避,自我说服性逃避。他传达给他那些亲戚的话也不是医生说的话,又成功给了他自我安抚性逃避的理由。

呵,是女人的直觉,还是妈妈的直觉,我一点也不想哭,我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才不到半年。预产期2月27,到明天这个点7月27,五个月。

悼念女儿的我
        2017.7.26凌晨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