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百态人生∶青苔不向阳

忽然发现我的日记报忧不报喜。

做导购在童鞋的时候不开心,辞职了又被留下调收银,这是第五个星期,刚来一个星期我一直在解码,第二个星期老员工带着在一楼上机,第三个星期独自在在四楼上机,第四个星期在三楼。

在收银还是可以的,就是每天都像是在考试一样,需要对账。整天下班都紧张兮兮的,如此一来,时间过的很快,晃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我学会了什么呢,学会加计算器,从一到一百,原来一分钟之内是可能的,还有个有趣的发现,1+……+36=666,1+……+50=1275,1+……+63=2016,1+……+100=5050,只要看到了这几个数字,说明中间没有加错,发现了这个以后,我才得以在一分钟之内加完一百个数字。

我学会了数钱,虽然还是数的很慢,而且还会数错,但总算是学会数钱了,单数一块准确率高,因为一块流通量大,无形中变厚了,难数,双数五块,十块和一百速度上快,准确度也高,我先前常常少数一张十块的,或者多数一张十块的。

我发现了难解掉的码(钉子歪了会影响消磁),可以用两个解码器同时消磁,一个对准码壳,一个对准码钉,很好解掉,再也不用叫安管过来解了。

我还知道一个不争的事实,负责招聘的人基本都是储备干部,也就是大学生,一楼招聘的姑娘告诉我说,她十天发一次工资,一个月三千,她说她一开始应聘的就是储备干部,你既然是大学生,就要把起点定的高一些,你不高看你自己,就没有人会高看你。我觉得她说的很对,特别对。

可是我学籍是在学校没错,能保留多久我却不知道,我觉得我不是大学生。

好心虚,我得在他们发现这个之前,离开这里。尤其是,在大张,真的很没前途,他们对待基层员工,是把他们当牛一样出力使唤,待遇上却苛刻的厉害,你干十年了工资依旧和刚转正时一样,只不过年带薪休假多了几天而已,这十年的青春花费的很不值啊。

我得开始学习了,逼自己学。

我今年刚满二十二岁,未来几年,我要一点一点的,接近我的梦想,在哪里撒下种子,也要在哪里开花。

也为了我可怜的女儿。

另外,我也不羡慕她,都是他人眼里的好,好不好只有自己最清楚,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佳佳和章鱼要结婚了,我很羡慕佳佳的家世,他张一张口,一套电梯房就到手了,连装修都不用他操心,我也很羡慕章鱼,能嫁给这样一个家世,如果我能嫁给这样一个家世,我女儿的命就保住了。唉,都是命。听他说,佳佳其实有个哥哥,但是也是因为不健康,就没了,所以他是独生子。

不过,转念一想,嫁给佳佳他家并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么大一个家业,佳佳没有事业心,等佳佳爸妈老了干不动了,压在身上的难以想象会是什么,而且,这样的公婆,何以伺候?佳佳他妈对我和他都很好,当亲闺女亲儿子看,上次去蹭饭还说特别喜欢我,给她当闺女吧,我没吭声,后来后悔当时为什么没吭声,要是答应了,认个干妈,蹭蹭饭也是好的,太会做饭了。不过人再好,住在一个屋檐下,成为婆媳,就另当别论了。

普通人自有普通人的乐趣,平凡人自有平凡人的生活。

感觉他学会往家里添置家用了。他总是认为,这没用,不用添置,那用不上,不用添置,等要用的时候,往往心塞,怎么没有买呢。男人是这样的吧,慢慢才学会生活。

我解码就发现很多问题,有些男的啊,拎几大包东西,就扔在解码台上,等着你给他解码,盖章,再给他叠好装进去,哪怕是人多顾不上他,他就在那里等着,直到你给他装进袋子里,这些往往是单身狗,也难怪你单身,谁嫁给这样的男人,真是能累死。跟着媳妇儿的大部分男人,就完全相反,自己把票拿出来给你盖章,自己把衣服拿出来让你解码,你盖完章他把票放袋子里,你解完码他把衣服放袋子里,如此一来,特别效率。当然也有不懂事的大老爷们儿看着自己媳妇儿做这些事而完全无动于衷,还靠着解码台小憩。

差别,看到了吗。素质,看到了吗。

好了,到这里吧。

林小逸 2017.7.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