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发泄日记∶好一个冠冕堂皇

啊啊,烦死了,我真的烦死了。

那个吉玉航真不是一般讨厌,是相当讨厌。是无知造就的讨人厌。从我刚来收银第一天开始,他是真的很不会说话啊,一开口就能把天聊死那种。

晚上看见几个老外,心想完蛋了,他们又该觉得我是大学生,所以我就得流利的跟人家对话了,果不其然,我也是够了,人家想买电子元件,我听懂了,但我忘了该怎么发问了😂,过后才想起来“你是想买电子元件吗?”的英语该怎么说,人着急的到处问人∶你会讲英语吗?

我报的英语班才刚开始学几天,口语测试才二级,我也很无奈啊,不过我励志要把英语学好。

然后吉玉航就说你戴个眼镜白带了。只想回一句∶滚。我忍住了。

明天晚班,六点下班,对账一般到六点半,最迟七点,结果科长说要聚餐,等所有人下班十点以后去聚餐,我中间三个半小时呢?我一来一回两个小时啊,我就不用回家了呗,商业街,绵延几公里的商业街,前几天消防演练我晚班,让我四处转悠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学习都找不到。大张里面竟然还算是最安静的地方。

心很累啊。

我申请14号休息,和28号七夕节休息。脑子该休息一下了。还没适应一个月休两天的制度,脑子这两天很恍惚,晚上回来胸牌和里面的公交卡摘下来就忘了放哪儿了,今天刚充的五十块钱月票卡,一百次23天就刷完了,啥概念啊,坐了两站,愣是下车跑回去找,不过幸好是找到了,我还记得两个可能遗失的地点,也是服了自己了。

脑子是不是需要休息了,身体最知道。我上次错账那两天,上火历害,嗓子疼,刚好,感冒,一天比一天严重,每天不管谁多少,永远睡不够,身体都很疲劳了,脑子靠意志力撑着。

我问科长,聚餐我能申请不去吗?
她回,你随意,集体活动,你要是觉得不来合适的话,不勉强。

等于我要排除万难去迎合你的高兴咯?

我家住的远大家都知道,我不欠那一顿饭,我也不想凑热闹,我就是想好好休息,安安静静的学习我的英语。

烦死了,真的烦死了。一个月休两天,真的太少了。就不说月休四天了,多一天,三天,十天一休息也行啊。

牢骚满腹撒的差不多了,睡觉吧。今天的卡已经打了。只是今天的学习任务还是没完成。唉。

林小逸 2017.8.9凌晨一点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