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一枚萤火半盏光

◎【日】东野圭吾〈译〉岳远坤《新参者》

读书手札∶1.了解案件背后的真相,了解真相背后的故事,这是东野圭吾的初衷。致敬作者,也致敬翻译,翻译的还可以。
2.我蛮喜欢这几个小故事里的小人物的,这也算是个温情推理小说吧。
3.一本书看了半个月,真的是没时间,不过总算是看完了,大脑疲惫,不想多写书评。

2017-07-24
原文:“哎呀,又来了!”菜穗拿起一片蛋黄酱仙贝放进嘴里。
想法:雪穗,瑞穗,菜穗,东野君,你怎么那么喜欢用“穗”做名字啊。

2017-07-26
原文:但打击和悲痛至今还在她心中挥之不去。
想法:忽然想起我自己的事,想说∶挥之不去才能长记性。

2017-07-26
原文:聪子出院时,菜穗握住祖母的手说道:“以后我来照顾奶奶。您之前对我的好,我都要回报给您。”
想法:没机会了。我外婆去世了,最后一面是三年前,我不想想起这件事,只觉得心痛,肝肠寸断。

2017-07-28
原文:“我这人爱关注细节,所以也注意到了田仓先生的服装。为什么他在外面转了一圈,西装穿得还那么整齐呢?”
想法:还有素质问题呢。我想问翻译者,到底是脱掉上衣还是脱掉外套?后者就算了,前者很没素质啊。

2017-07-31
原文:那不可能。”同事立刻回答,“男人解决不了婆媳间的矛盾,事情没那么简单。你能做的就是倾听各自的说辞。只要默默听就行,一定不要反驳,不然只会火上浇油。听完就做出理解的表情,说她有道理,说得对,然后告诉她会找机会把她的想法转达给另一方。当然,千万不要真去转达。总有一天,她还会责问你,事情办得怎样了。到时你就要忍,让她们把矛头指向你。你能做的只有这些。”
想法:受不了我婆婆。多事。

2017-07-31
原文:尚哉叹了口气,说道:“就在刚才,我想起一件事。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要是不说,又难以洗清嫌疑……” “能说的您就说,不能说的不用说。”
想法:这刑警真啰嗦。

2017-07-31
原文:钟
想法:

2017-07-31
原文:知道
想法:

2017-07-31
原文:里面有一份宣传册。尚哉翻开册子,不由得笑了。 那是“伊势志摩限量版Hello Kitty”的宣传册,印着伊势虾Hello Kitty吉祥物、松阪牛Hello Kitty手机链等商品的照片。 尚哉心想,那个刑警说得对。他不必担心麻纪会以怎样的方式将食用剪送给铃江,因为她们之间自有交流的手段。
想法:我对凶杀案不感兴趣了,我对这匪夷所思的婆媳关系倒是兴趣十足。

2017-07-31
原文:彰文明白了玄一为什么一脸为难。这个挂钟是古董,不可能找到零件,需要重新手工制造齿轮。彰文还记得顾客把挂钟拿来时的情景,说不想花太多钱。若是重新制造齿轮,修理费用便会增加。而且听玄一的语气,他还担心其他齿轮。看来又要和客人发生争执了。想到这里,彰文郁闷起来。
想法:就是想治标又治本嘛。

2017-08-03
原文:我在西饼店一听说这件事,就觉得三井女士应该是想跟您和好。所以我才想查明她是给谁买的礼物。” 多美子用手背擦去眼泪,看着加贺。“加贺先生,原来您不是在调查案件啊。” “当然在调查啊,但刑警的工作不止这些。有人会因案件而留下心灵创伤,他们也是受害者。刑警的职责就是寻找能够拯救受害者的线索。”
想法:好警察。来的时候给人带来阴暗,走的时候也要还人日光。忽然想起,被害的峰子贯穿全文人物,现在觉得,她被害了,很可惜。

2017-08-04
原文:“我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直弘说道,“没问题,那个刑警不可能搞出什么名堂。”
想法:瞬间觉得,他就是真凶。

2017-08-04
原文:“警察在怀疑我父亲,可能是他杀了我母亲。如果你是他的情人,你们的关系在离婚前便已开始,我母亲就能要求精神赔偿。他不想支付这笔钱,就杀了我母亲。”
想法:聪明,扰乱对方阵脚。宫本慌了,很难再保持波澜不惊,接下来就是下什么套进什么套了。

2017-08-05
原文:案发后第六天,终于发现了可以称为线索的东西—三井峰子的手机在案发前留下了一个来自公用电话的来电记录。警方查明,她是在离家二百米远的一家西饼店里接到了这个电话,店员听到了对话的一部分。
想法:东野的推理小说怎么都发生在监控普及之前呢,难怪他强调时代背景,如果时代背景确定了,读者就不得不考虑到,没有这些便捷科技的情况下,破案多么不易,而破案越是不易,剧情就越发显得有意思。

2017-08-10
原文:幸亏周围没人,店里好像也没人。我迅速将陀螺放进西装口袋,随即离开那里。活了这么大年纪,我还从未偷过东西,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想法:转移公款不是偷吗?还是大偷。怎么总能找到理由去心安理得呢。

2017-08-10
原文:我的确疼爱儿子,而且对这点很有自信。但疼爱和重视不一样。所谓重视,是考虑孩子的未来,不断为他做出最好的选择,我却没能那么做。我只是为自己有了一个可以倾注爱的对象而极其高兴。”
想法:

2017-08-10
原文: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上杉回到加贺面前,说道,“加贺,你到底是什么人物?” 加贺打开放在旁边的扇子,扇着风答道:“我不是什么人物,在这条街上,我只是一个新参者。”
想法:2017.8.10  12∶56打卡。

林小逸2017.8.10凌晨过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