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流水日记:思想有病,那没救了

真是忍不住我这暴脾气,不写下来,我就要怄死了。

早上有一阵很忙,收到一张假一百,晚上出纳喊我过去我才知道,越想越气,我当时都觉得不对劲了,竟然没有意识到那会是假的,只以为是我自己看错了。

我当时发现那张假一百不会左下角不会转色,又去背面看钢印,也没有钢印,但是我依然不相信我自己,只以为是我看错了,我还结完账以后拿它跟其他的一百对比,但是因为忙,没来得及细看,周围都是要结账的,后来也把这事给忘了。

我去出纳室腾飞说你看看上面这张一百的,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颜色都不正啊,摸着就像是纸一样。怄死我了,两天白干。超级想把这张一百的撕掉。

以上,给我自己提个醒,也给看到这篇日记的人提个醒。

辨别真假一百最直观的三处:①背面钢印②左下角转色③中间金线

钢印很明显有两个圈,转色是从绿到墨绿,金线处撕开以后嵌着银色的金线,当然,见多了看上去就知道是假的。这张假一百的衣领处有粗糙手感,所以,衣领是最不准的。国辉也有粗糙手感,我一般用来测十块、二十,假一百的国辉暂时还做不到这种粗糙手感,但不可掉以轻心,还是以以上三条为准。正面左侧对光有半透明毛爷爷头像,以及“100”字样,假一百也有,喜欢看这个的测真假的,要注意了。我手边没有验钞用的紫光,“中国人民银行”字样下方是否有“100”字样显示不太清楚,背面的银线是印上去的,撕开就是纸的毛边。

假二十辨识度比一百、五十的低,真是见多了才能一眼发觉,具体我没收到过,老员工告诉我的,据说摸着就跟纸一样,这需要手感,看着颜色不正,这得火眼金睛。

我竟然让一张假的从我眼皮子底下打了擦边球,腾飞说,临过节了,假一百假五十开始出来了,都注意一下,仔细一点。我真是要被自己气死了,为什么不相信我自己呢。

该辞职了,天凉快了,已经到生意旺季了,是个人就有疲劳疏忽的时候,我今天早上疲惫的咖啡都治不了。他开始跑他的工程了,今天晚上没回来,这样要持续半个月吧。

我那个今年刚满十八岁的表弟,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觉得自己有资格对我吆五喝六说三道四的了,一本正经的跟我说让我好好想想我的人生,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年半载里发生了多少事,有多少内情,他一点都不知道,听家里人添油加醋说几句我的事,就觉得他现在走上正道了,我的路走的不对,所以想来教育教育我了,有毛病吧?

别人正上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他在逃学,别人出了学校了,他想起来上学了,谈个女朋友跟我说,他要靠自己的本事成为家里结婚最早的人。愣头青一个。

他指责我好好的学不上出来上班,再咋样也要把学上完啊。段说,他这是没上过大学,就觉得上大学就是上了天,他说是为你好,实际上就是来挖苦你的。我才不给他机会,狠怼了他一顿,除了血缘关系之外,他还能有什么能作为支撑他来对我指手画脚的东西呢。

大概是我不通人情吧,亲情这东西,并不能作为操纵我意志力走向的工具。你说因为你是我的家人,所以你说的都是为我好,你做的也都是为我好,这是什么逻辑?我以前说过一句话,任何事情,只要放大了,就能看出来问题的本质。

生活里没有人生,尤其是我这样还在为生存奔波的时候,人生都已经浸泡在生活里了,那些有时间考虑人生的人,不是有了足够的钱,就是有了足够的时间,再或者就是压根儿没明白什么是人生,我还幻想和初恋有美好未来的时候也像这小子现在这样,太天真了。

至于大学,一纸文凭,既然我出来了,就没想过想再回去,那是个能榨干我灵感和生命力的地方,我难道要为这一纸文凭重蹈仲永的覆辙吗,那我失掉的是比文凭更多的东西。

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环境养成的,我觉得亲人才最没有资格去指责,尤其是打着为你好的幌子实则想突显自己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的亲人,简直奇葩。

这小子从他小的时候我就不耐烦他,现在大了也一样,原以为懂事点了,其实也是复制品,我妈或者说是我那些亲戚的复制品。一个德行,不管出了大事小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指责,说风凉话,把自己摆在上帝的位置,用上帝视角看你经过的人生,我妈最大的失败不是养了我这么个给她丢尽脸面的女儿,她最大的失败是活着活着活丢了她自己。

这小子还说了一句话,印象深刻,他说他要向我证明他说的是对的。有必要吗?证明什么?证明我从学校出来了人生就毁了?他说他已经见过他女朋友的家长了,那姑娘家长说,你现在就是上好学,以后有钱了给她点,没钱了就算了。他难道觉得他和那姑娘就这样就算已经私定终身了?有病吧。

还是那句话,除了血缘,这小子和我没有任何交集。谁也碍不着谁,至于我那些亲戚说我什么,也与我无关,从他的表现来看,关于内情,他什么也不知道。我那些个亲戚,不过想把我当反面教材讲给他听罢了,和我妈一样的通病,胡乱猜忌。百十年不回去一次,我外婆没了,我的根也没了,没人来告诉我,还回过头来指责我,我再也不会回去了,断干净,清净。

我女儿去陪我外婆了,也好。没能让她八十岁高龄抱上我的孩子,那就天堂里陪她吧。

我不愿意想这个既成事实。觉得在做梦,等我回老家了她还在。

到这里吧。

也才发现,我的亲戚,都喜欢讲风凉话。思想有病。没救。

林小逸 2017.8.27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