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流水日记:果然悲秋季

没有什么能安慰我的了,难过。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又收到一张假二十,很旧很破,国辉摸着也是粗糙的,确切地说,整体摸起来都是粗糙的,临下班那会儿收的,但是我看不出来,是换钱给老员工的时候,她说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我拿给英姿看,她也看不出来,唉,我还真是运气不好啊,都让我碰到了。

还莫名其妙的错账二十,加票没加出来,合总数又不对,大概有一沓子票漏掉了,算了,没有心情了。

方方给我安排的明天解码,这班上的也是真累,她让我抽空去找她,学学怎么认假钱。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有天晚上出纳拍照片发群里给晓燕,就是一张假二十,很旧,从照片上看也有金线,我是不明白怎么看出来是假的了,我这一张,没有金线,我当时可能只是摸国辉了,看来以后碰到很旧的,或者很新的,都得留意了,新的假二十很少,大部分都被做旧了。对光也不显示数字和头像,撕金线也没有银条,我为什么没看出来?

星期六一张假一百,星期天一张假二十,又莫名其妙的错账,三天白干了。方方说,她怕那个人觉得我认不出来又来骗我。

真是运气不好啊,我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被钻了空子。

想辞职。

老员工媛媛说,我刚来收银那会儿也是总想辞职,临过年,也总错账,她还一次错过四百,雪娇也说,她也是错账错过来的,也收到过假钱,包括黎明干十年了,还照样收到假二十呢,她说时间长了就好了。

可是,那不是和温水煮青蛙一样吗,等到要被煮熟了再想跳出去,那就太晚了。

心情很糟,要怎么缓解?

林小逸  2017.8.27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