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乱箭穿空,天鹅坠落

◎蔡骏《偷窥一百二十天》

读书手札:★★★★☆
1.根据几年前对蔡骏作品的熟知度和对他文笔的了解度,开头很长一部分都有不同以往的啰嗦劲,漫长的铺垫,当进入第一百天开始,进度开始飞速发展,觉得有意思的地方来了。
2.他用最不为人知的《天鹅湖》版本结束了这一百二十天的故事。
3.不知是不是记忆存在偏差,我觉得蔡骏开始走老路了,就是重复用从前写的好的句子,用的好的片段,如果你在这本书里看见那本书的很多影子,那么这本书多多少少在重复着过去的路,这是作为小说家或者作家最悲哀的,直白点说,叫黔驴技穷。
4.他尝试走新的路,但也踏着过去的路,当然,只是其中一本,这样的断语下早了。致敬蔡骏。

2017-08-30
原文:我看到那厄运,奇异而命中注定的传说, 偶尔朝向天空,如同奥维德诗中的人物, 朝向讥诮的天空与残酷的蓝色, 痉挛的颈上支撑着他贪婪的头颅 就像他在向上帝投以谴责! ——波德莱尔《天鹅》(给维克多·雨果)

2017-08-30
原文:崔善只想看他一眼,哪怕为掩人耳目,单纯坐在对面,不声,不响。
想法:怎么觉得蔡骏学会了某种文艺言情的调调?如此一来,铺垫就会很长,但愿是我瞎猜多虑了,我错过了蔡骏好几年的作品。

2017-08-30
原文:如果世界末日来临,只能带一种动物上诺亚方舟——马、老虎、孔雀、羊,你会选择哪一种?
想法:老虎吧,说不定能有勇气学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2017-08-30
原文:绳子到哪儿去找?一绺头发垂到眼角——女人的长发第一次有了实用功能。狠心拔下一根,还嫌不够,直到三根发丝打结连在一起。还缺诱饵,她在泥土中抓了几条毛毛虫。
想法:太高估女人的头发了吧,没这么大威力吧。

2017-08-30
原文:她打开一同而来的小信封,滑落出一张照片——拍的就是崔善,背景是杂乱的床,她的神情像猫,又像喝醉了,脸颊上两团绯红,正脸迎着镜头,张开黏黏的嘴巴,性感到令人不忍直视。她的脖子以下没有衣服,事实上什么都没穿,直到脚趾尖。 崔善把照片撕得粉碎,感觉被人剥光了,露出所有隐私部位,呈现在光天化日下的闹市街头。 那个女人——广告公司前台的长舌妇,把几年前在微信流传的崔善的艳照,发送给了X。
想法:这照片是冲洗出来的吧?还是打印下来的?这长舌妇也是够闲的,这照片都还留着?这种照片,怎么拍的?谁拍的?她自己也乐意让人拍吗?能让这照片流出来,她也是贱胚子吧?

2017-08-30
原文:不过,袋子里还有一台手机。 iPhone。 X是要放她出去?崔善狂喜地打开,电池是满格的,却没有任何信号,撬开后盖发现没装SIM卡。虽然有WLAN功能,但搜索不到附近的Wi-Fi。
想法:直接给她一个苹果手机,这也说明这个X挺有财力的,药,面包,水,睡衣,毛毯,被子,尤其是很轻的可小型航模吊起的,也是价格不菲的,我怎么忘了,玩得起航模就足够说明经济能力了。至于,没有卡还要撬开后盖去看?不用苹果,不知道。

2017-08-31
原文:我们拼命划桨,奋力与波浪抗争, 最终却被冲回到我们的往昔。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
想法:我喜欢李继宏对这段话的翻译。

林小逸 2017.9.1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