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女儿心灵的远方

◎【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译〉孟汇一《外婆的道歉信》

读书手札:★★★★☆
1.翻译某些地方大概涉及到地域方言的缘故,因而这些地方翻译的比较官方。整体其实还可以。我又一次想念起李继宏的翻译。致敬翻译孟汇一,致敬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2.我和外婆的关系,比我和我妈的关系好上一万倍,外婆去世这件事实,我依然不肯接受,在我心里,她一直一直在。我真希望,我还是八岁的孩子,这样我用我的想象力,用我不知所谓的情感化解这种至极的悲痛,对,我外婆还活着,我手机里还存着她的手机号……我没有见上她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我可怜的女儿最后一面,我后来说服自己,我姑娘去不知寒凉的天堂陪我外婆了,外婆活着没能见到我女儿出世,这也是种补偿。我为什么要用“补偿”?
3.悲伤是不能随着时间消逝的,怎么会消逝呢,只是自己不去想罢了,不去想,生活又忙乱,慢慢就压在了最下面,直到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宫崎骏动漫《千与千寻》就有句话:“很多事情,不是忘了,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4.我想做一个外婆这样的人,或者爱莎外婆这样的人,这样的妈妈,只有这样的妈妈,才能教育出爱莎这样的女儿。
5.无关书评,不想书评。

2017-09-01
原文:每个七岁的小孩都应该拥有一位超级英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所有不同意的人都需要去检查一下脑袋有没有毛病。
想法:小时候我爸是我的超级英雄。没有之一。

2017-09-01
原文:她不应该在乎那些笨蛋的想法,外婆说。因为最优秀的人总是与众不同的——看看那些超级英雄。毕竟,如果超能力人人都有,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2017-09-02
原文:“我不傻,外婆,”她小声说,“我知道你今晚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忘记白天在学校发生的事。” 外婆踢着路面上的碎石,清了清喉咙。“我不希望你因为围巾的事记住今天,所以,我想与其那样,倒不如因为外婆闯进一家动物园而记住今天这个日子……”

2017-09-02
原文:外婆把自己需要记住的事情直接写在墙上。不仅仅在家这样,在任何墙上都写,不管她在哪里。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方法,因为为了想起一个特定事项,她必须回到写下这件事的同一地点。当爱莎指出这个缺陷时,外婆愤然回答道:“我弄丢一面厨房墙的概率总比你妈搞丢她那部破手机小得多!”
想法:歪理。

2017-09-02
原文:爱莎很小就学会,如果自己选择音轨,生活就会变得好过些。

2017-09-03
原文:爱莎当然知道外婆其实不是不喜欢“小半”,包括乔治。她这么表现只是因为她是外婆。有一次,爱莎告诉外婆,她真的恨乔治,有时候甚至恨“小半”。当你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时,听到的那个人居然还能站在你这边,你无法不去爱这样的人。
想法:唉。

2017-09-03
原文:在莱纳特和莫德的对门住着阿尔夫。他是名出租车司机,总是穿着一件皮夹克,看上去怒气冲冲。他的鞋底薄得像一层防油纸,因为他走路时从不抬脚。外婆说,在这整个该死的宇宙中,他的重心是最低的。
想法:走路爱呲着地走的人。

2017-09-03
原文:布里特-玛丽和肯特楼下的公寓住着莱纳特和莫德。莱纳特每天至少要喝二十杯咖啡,每当他的咖啡壶开始运作时,他都看上去格外得意。他是这个世界上第二好的人,而且还娶了莫德。莫德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总是在烤饼干。他们和萨曼莎住在一起。萨曼莎是一条比熊犬,但莱纳特和莫德对它说话时从不当它是条狗。莱纳特和莫德在萨曼莎面前喝咖啡,也从不说自己在喝“咖啡”,而是说“大人的饮料”。外婆总说他们傻里傻气的,但爱莎认为他们是好人。而且他们总是有满满的梦想和拥抱——“梦想”是一种饼干,拥抱就是普通的拥抱。
想法:第一遍读。
拥有简单生活的人。忽然想起: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7-09-05
原文:拥有一位外婆就像拥有一整支军队。外孙或外孙女因此获得一项特权: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有人站在你这边,即使是你的错。事实上,特别是你错的时候。
想法:我就想说,我连哪怕不是我的错而替我说句公道话的妈都没有,更别说我错的时候能站我这边的人了。反正在指责中长大的孩子,永远缺乏“主动性”自信,就像我这样。

2017-09-05
原文:一位外婆既是宝剑又是盾牌。当学校里的人说爱莎“很不一样”,并将此视为坏事的时候,当她带着淤青回家而校长却说她必须“合群”的时候,外婆总会挺她,不会让她去道歉,也不会让她为此承担责任。外婆从不对爱莎说“不要在意”,也不会说什么“你越在意,他们越欺负得厉害”或者“你躲着点儿就好了”之类的话。外婆才没那么愚蠢。
想法:外婆威武。

2017-09-05
原文:爸爸每次来接爱莎放学都迟到。外婆就从不迟到。爱莎之前想弄明白“讽刺”是什么意思,而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讽刺就是,除了接爱莎,爸爸干其他事情从不迟到,而外婆在其他事情上总是迟到,却在接爱莎这件事情上是个例外。
想法:真的是,别以为孩子什么都不懂。

2017-09-06
原文:就像所有猎人一样,暗影有一个十分明显的弱点:它们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目标上,所以会忽视周围的整体环境。
想法:好有真理,有些时候我的注意力只在目标上,但忽视了周围环境所造成的阻力,以至于追逐目标失败了,灰心丧气不已的时候,扔在想,如果不是什么什么就好了,其实,追逐目标的时候也得把这些外在阻力算上,如此,失败的时候,不会只怨自己无能为力,也不会只怨天尤人。

2017-09-06
原文:此时,她想起了外婆那些密阿玛斯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王子骑马跑进了不眠大陆的幽暗森林,摆脱了一大群追逐他的暗影。外婆说,暗影是所有幻想中最邪恶的存在,但即使是暗影也会恐惧,也有害怕的东西。因为它们也有想象力。
想法:外婆的毕生经历总结的经验,对爱莎定会终生受用。

2017-09-06
原文:只有与众不同的人才能改变世界,”外婆曾经这么说,“平庸的人什么屁事都改变不了。”
想法:听外婆的话比听妈妈的话有用多了。

2017-09-06
原文:不是所有的怪物一开始都是怪物。有些因为悲伤才变成了怪物。

2017-09-06
原文:所以,改变你的想法是没有意思的,那只会让你头疼!”
想法:想想今天我突然的离职之心动摇,就觉得很头疼。后来斟酌再三,依旧想辞职。改变想法是没有意思的,那只会让人头疼。

2017-09-07
原文:“妈妈的语言。‘密阿玛斯’。我……妈妈的语言。”
想法:秘密语言是一种语言,不同于母语的其他语言,可能是另一种外语,所以爱莎的妈妈听不懂,我一直以为是悄悄话,疑惑了半本书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2017-09-08
原文:爱莎想起外婆常说的“你有标准,而我有双重标准,所以我赢了”。但是“有双重标准”并没有让爱莎觉得像是个胜利者。

2017-09-09
原文:“我儿子的外祖母过世时,我曾经读这本书给他们听。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看过。你很可能看过了。” 爱莎摇头,紧紧抱住书。 “没有。”她撒谎。因为她很有礼貌,知道如果有人送给你一本书,那你就应该假装没看过。
想法:有道理,就应该假装没看过。

2017-09-09
原文:“我觉得他需要帮助。” “要帮助那些不想被帮助的人很困难。” “需要帮助的人也许并不是那些急切寻求他人帮助的人。”爱莎说。

2017-09-10
原文:“死亡最强大的力量不在于它能让人死去,而在于让留下来的人不想再活着。”
想法:想到某个至亲至爱之人已经离去,就自动强迫自己认为,她还活着,只是我还没回去看她而已,我任何时间回去,她都在哪儿笑呵呵的迎我,啊,不提了,又痛的不能呼吸了,她还活着,她在等我。

2017-09-10
原文:现实世界的人总说,在悲剧发生之后,悲伤、失落、心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轻”,但这不是真的。悲伤和失落是永恒不变的,但如果一生都一直背负着它们,我们将无法承受。悲伤会让我们瘫痪。所以最后,我们只能拿袋子装起它们,扔到什么地方去。
想法:当悲伤没有随着时间逐渐减轻,反而随着时间沉淀积压成块,辗转难移,真想有个袋子可以装下这些悲伤,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把这些悲伤扔到随便什么地方去。

2017-09-12
原文:在密阿玛斯,云杉树是有生命、会思考的物种——考虑到它们是松类——对家庭装饰有着不可理解的强烈兴趣。
想法: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最爱看的金鹰卡通播放的安徒生讲故事,那个讲故事的男声很温和,就像是春暖花开这首歌给人的感觉一样,我那时的丰富想象力,他功不可没。我现在也有想象力,只是这种想象力不断被唯物主义矫枉过正,想想就罢了,若是讲与谁听,无一例外听到的是:“你想多了。”我有时觉得,我在这想多了的想象力中,过的更轻松。

2017-09-13
原文:过了下一个红灯后,他轻声咕哝:“布里特-玛丽在你外祖父死后一直照顾你妈妈。你知道的,那时候你外祖母还经常出远门。她以前不是现在这样的烦人精。”
想法:我忽然明白她为什么要翻译成外祖父和外祖母,因为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叫法,我的外祖父叫姥爷,我的外祖母叫外婆。

2017-09-13
原文:“山姆在成为士兵前,就已经坏掉了。不是所有士兵都像那样的。但如果你见过那些男孩们见过的事,回来时一定会需要些帮助。这个国家愿意花数十亿在武器和战斗机上,但当这些经历过战争的男孩回家后,却没有人哪怕花五分钟聆听他们。”

2017-09-14
原文:有一次,爱莎问,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不是混蛋的人会死,为什么那么多混蛋却活着。

2017-09-14
原文:在我用听诊器勒死你,再把整个医院夷平之前,带我女儿进来!听懂了吗?”
想法:哈哈,继承了外婆传统。

2017-09-14
原文:“我们只是不想让你成为那种,有两个家但在每个家里都像是客人的孩子。”他说。
想法: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很了不起了,作为家长。

林小逸 2017.9.14 ⛅️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