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流水日记:该与谁诉苦需要思量

【2017.9.17 星期六 ☀️】

觉得这两天脾气很暴躁。就是很想发脾气。气不顺,就是气不顺。

我带莎莎买了条裙子,外套,和内衣,小破费,我对她够好的了。

我讨厌我这个婆婆,从她问我那句“你是不是有心脏病”起到现在,我都不想跟她多说一句话,无知,愚昧。也不知道怎么带的,自己亲闺女都不上心,皮肤黝黑黝黑的,这可是在城市里长大的,皮肤也很不好,不像是十五岁的小姑娘,像三四十岁的村姑,这丫头也挺爱美的啊,可是对自己也不上心,教她的护肤常识,感觉她都没听进心里去。

唉,解码班太熬人了,昨天,我从八点半起床,九点出发,十点签到,熬到晚上十点,消防演练,回到家十一点半,十三个小时耗在大张。周英姿竟然还说,你多美啊,十点签到。她好自我啊。星期六星期天都是下午三点半签到,我中午还要回趟家,一点下公交,两点半坐公交,但是两点半签到是回不去了,她说要是她的话,即便是离的近也不回了,可是她回家了,还跟我抱怨说,十二点半才到家,或者跟我抱怨说,晚上回家都十点半了。

一万点伤害,就是这样。

【2017.9.19 星期二⛅️】

她这两天老被安排在二楼,一个人,也不是很忙,一个人能忙过来,给我排的不是一楼就是三楼(两个人),今天是晚班四楼,清闲的很,忽然明白,方方把我当老员工了,我那时候也是,总是三楼,两个多月没上过四楼或者下一楼,但是老员工却经常被排四楼或一楼。

她现在经历的是我那时候经历过的。她跟我抱怨,对我,我认为是种伤害。

这姑娘也有点不知好歹的感觉,我做了变色唇膏,给她拿了一个,本来不想加香精的,她说想要玫瑰味的,我就加了,她说她不知道是变色的,以为不变色的呢,又说她不喜欢玫红色的,喜欢大红色的,我跟她说的话她通通没听进去。早知道就不给她了。😒浪费情感。

今天俊婷该生了,剖腹产,大宝是儿子,老二应该是姑娘。我拿了三个唇膏,下了班去医院看她,俊婷大我三岁,我一开始对她无感,后来是我老错账,给我分四楼了好一段时间,就跟她熟了,觉得我俩关系还是蛮好的。

英姿还是太小了,小我两岁,整个心理年龄又小我五岁,我夹中间,所以我上和俊婷蛮亲近的,下跟英姿也挺好的。俊婷更能为我着想一点。

你为别人着想的时候能体会到与人亲近的快乐,你被人关心呵护的时候也能体会到贴心的温暖。

林小逸 2017.9.19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