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看《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时在评论里看到一个书友如是写着,两句话,觉得动人,“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我还以为是诗歌,一查才知道是首歌,我忽然起了作诗的兴致。

我每天
清晨起
着了装 浅了妆
只觉得
眉与脸相称
高挺的鼻 樱桃的口
描白的肤色
沉睡的人

难等的公交
堵车的路
睡不醒的人

一站站 一趟趟
下了这辆 又上那辆
满心疲惫

咖啡冲不醒困倦
嘴角扯不出笑意
最好不要让我说话
那声音 像是别人发出的

这样的日子
如同受刑
大概是债
却不知欠与谁
为生存
只得一人
拼命的受着

林小逸 2017.9.21☀️

评论
热度(1)

2017-09-2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