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春风向草生

◎【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译〉宁蒙《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读书手札:★★★★★
翻译的不太好,但是该表达的情感基本都传达到了,致敬作者,致敬翻译。
1.在全书临近结尾的时候我去看了电影,电影约略可算精简版,我用13天来回公交的时间才看完这本书,以至于我甚至忘记了开头买iPad 这件事,欧维很轴,轴的可爱,心脏病突发了还跟帕尔瓦娜强调别让救护车开进小区里,遗书里最后一句还不忘强调一句不要让别人在小区里开车。真真是有要笑哭的感觉。
2.看到帕尔瓦娜两个女儿称呼欧维“外公”,感觉就像我是欧维的女儿,听到自己的女儿叫他外公,帕尔瓦娜跟欧维从一开始就不生分,还有孕妇特有的霸道和暴脾气,电影里医生问她是不是欧维的家属,又说“你父亲有心脏病……”时,她尽数默认,我心里也未觉丝毫不妥。
3.对结局,欧维走了,是注定的,电影里没有显示时间跨度,看书才知道从医院回来还经历了四个春秋,死神留给欧维的时间,也算是不早不晚。
4.帕尔瓦娜领一对新婚夫妇入住欧维的房子,那男人“踢了踢踢脚线”“这一刻才开始放松下来”“无比骄傲的说:萨博”,让我觉得,欧维的心脏依旧跳动着,在这个他热爱的小区。

影评:
1.开头看到欧维被邻居吵的睡不着觉狠劲捶床的时候笑死我了。
2.欧维把五克朗硬币给小丑,结果小丑还给他了另一枚硬币,然后他非要要回他的那枚硬币,我又笑喷了。
3.弹幕笑死我了:看到他穿这么整齐就是要自杀了。
4.上吊三次没死成,尾气自杀也被帕尔瓦娜搅和了,准备卧轨又碰上倒在轨道上的有疾在身的人……
5.那个身体一软倒在轨道上的人演技太棒了,旁边那声尖叫我也给满分。
6.帕尔瓦娜看见猫让欧维开门,欧维说:“它不许进我的门。”帕尔瓦娜一声“开门”,镜头转到门内,她又让他拿条毛毯,欧维不动,她直接吼了句“快点,去拿呀。”镜头就切到了欧维利索上楼找毛毯的画面。
弹幕说:碰上这孕妇,真是没脾气。哈哈哈,逗死我了。
7.欧维检查他自己立的标志牌稳不稳都用脚踢的,同性恋小伙借住他家,耽误他饮弹自杀,第二天还做了早餐和咖啡,喊他一起,他犹豫了半天,坐回餐桌,弹幕说,他妻子总是这样,他才会乖乖妥协,而后他要去晨练,小伙跟着,胖子吉米也跟着,看到俩跟班学他踢踢标志牌,给我乐坏了。
8.学校认为索尼娅坐轮椅无法工作,欧维几近崩溃的时候,她说:“欧维,要么死,要么好好活着。”然后下着大雨,欧维拉来了一车材料做了坡道。看到这儿,我真是要哭了。

2017-09-15
原文:然后他撕掉墙上那张愤怒的小纸条。他很想提议委员会在这堵墙上竖块“禁止贴条”的牌子。如今的人显然自以为可以到处转悠着满大街贴愤怒小纸条。这堵墙他妈的又不是什么布告栏。
想法:前段时间遇见的两个几乎同时,有可能也是同一个人的奇葩,典型这种喷子。觉得给自己冠以“大家”的帽子,就能为所欲为。

2017-09-16
原文:“老天爷。找个截了肢的白内障患者来倒这个拖斗都能比你强。”欧维一边坐进车里一边嘟囔道。
想法:损人技术绝了。

2017-09-18
原文:然后妈妈死了,父亲变得更沉默,就像她把他仅有的只言片语都带走了。
想法:完美的形容。

2017-09-19
原文:他把凳子放到地板中央。这张凳子起码上过七层不同颜色的油漆。欧维太太决定让欧维在排屋里任选一个房间每半年上一遍油漆。或者,说得更贴切一点,她想要这一个房间每半年变一次颜色。她这样对欧维说时,欧维让她别做梦了。于是她打电话找了个粉刷匠,让他报个价。然后她告诉欧维她打算付给粉刷匠多少钱,再然后欧维就起身拿刷子去了。
想法:太可爱了。真真是一物降一物啊。想到这画面就觉得搞笑。

2017-09-20
原文:他手插口袋疾步人生。她总是在舞蹈。
想法:绝配。

2017-09-20
原文: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那么一刻决定他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要是你不了解那个故事,就不了解那个人。
想法:忽然想要热泪盈眶,特别想对我不了解内情的自私同事说,“你们不了解我女儿的故事,你们不了解我。”所以你们只在乎你们自己。

2017-09-21
原文:欧维的父亲常说不要相信总是迟到的人。“如果守时都做不到,你还能指望他做什么更重要的事情?”

2017-09-21
原文:她把宣传册递给他。课程需要两年时间,事实证明,欧维曾学到的关于房子的一切可能并没像他以为的那样荒废掉。或许他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但他理解数字,还了解房子,这就够了。六个月后,他通过一门考试。之后又是一门。然后还有一门。这之后他在建筑工程公司找了份工作,一干就是三分之一个世纪。工作努力,从无病假,还贷缴税,自食其力。还在郊外的树林里买了一栋新建成的联排别墅。她想结婚,欧维就求婚。她想要孩子,孩子可以有,欧维想,要住在联排别墅区内,和别的孩子一起,这个他们知道。
想法:我才想起来,到现在还没谈到欧维的孩子。我一直认为,他现在就是一个孤家寡人。

2017-09-23
原文:他钓鱼吗?”最后他头也不回地嘀咕道。 “我想他不钓。”索雅回答。 爸爸愁眉苦脸地点点头。沉默地站了好一阵。 “不行不行,那他可得学学。”他最后把烟斗往嘴里一塞,走进客厅,嘟囔着。 索雅从没听他给过任何人更高的评价。
想法:我想她父亲大概觉得欧维很有耐心吧,很适合钓鱼。

2017-09-24
原文:之后的一个月,他们俩一起赴汤蹈火。一起痛骂停错车的人;一起在五金店里为外墙漆和落水管讨价还价;电话公司派人来排线装机的时候,两人在排线员身旁各站一边,对着他一通指手画脚。并非是谁知道电话线应该怎么装,但他们俩都很清楚,头脑清醒的人是不会任由这样的愣头青忽悠的。事情就是这样。
想法:真的是,头脑清醒的人很难被忽悠,什么人都能忽悠到他的话,这人也不是什么头脑清醒的人。

2017-09-24
原文:鲁尼告诉欧维,前天他发现安妮塔在收音机前哭成了泪人,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一首“很好听的歌”。 “一首很好听的……歌?”欧维不解地问。 “很好听的歌。”鲁尼回答。 两个男人一齐摇头,目光移向无边的黑暗,陷入沉默。
想法:描述的太形象了,我能脑补出俩大男人的反应,可是觉得太搞笑了。

2017-09-24
原文:“这不用你操心。”穿白衬衫的男人回答,就好像他是个电脑发声的语音提示,提醒欧维他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想法:太形象了,他的所有形容都很生活化,因为贴近生活,所以一下子了然。

2017-09-24
原文:什么东西?”欧维问,完全没有要接过来的意思。 “是娜萨宁的画。” “我要它做什么?” “她画的是你。”帕尔瓦娜回答道,把画往他手里一塞。 欧维老大不情愿地看看纸,上面满是条条杠杠。 “那是吉米,那个是猫咪,那边是帕特里克和我,这个是你。”帕尔瓦娜解释。 她说到最后,指着画中央的一个轮廓。其他人在纸上都是黑白的,但中间那一团简直就是颜色炸开了锅。黄色、红色、蓝色、绿色、橙色,还有紫色,翻滚在一堆。 “她知道你最有意思,所以总是把你画成彩色的。”帕尔瓦娜说。
想法:又不是画我,我热泪盈眶个什么啊。

2017-09-24
原文:他揣测着止疼药过量会是什么感觉。他从来没吸过毒,连喝酒都从没醉过哪怕一次,从来不喜欢失去控制的感觉。这些年来,他渐渐明白这正是大部分普通人喜欢并追求的感觉,但就欧维看来,只有他妈十足的笨蛋才会把失控作为一种体验来追求。
想法:😂我酒量奇差,扎啤一大杯都能醉,但是我就是喜欢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好像能恍惚很多事情,我还能任着性子胡闹,他却拿我没辙,只能由着我,而我脑子仅剩的清醒来观察他的无语加无奈。我是有多爱玩啊哈哈。

2017-09-25
原文:“再摁一次喇叭就是你在地球上做的最后一件事。听明白了吗?” 文颈男匆匆瞥了一眼车里与他一样肌肉发达的同伴,又看看吉普车背后渐渐排起长队的其他车辆。没人表示出丝毫的拔刀相助之意。没人摁喇叭,没人动弹。所有人大约都起了同一个念头:要是一个没在脖子上文身并且到了欧维这个年纪的男人毫不犹豫地以这样的方式把一个脖子上满是文身的年轻人按在车上,那该让人担心的,绝对不是那个脖子有文身的人。
想法:忍不住笑了,欧维真是太可爱了。

2017-09-26
原文:或许没能出世的孩子带来的悲伤本来可以拉近这两个人的关系。但这种形式的悲伤是不可靠的,如果两个人不分担这份悲伤,就会被这悲伤分开。

2017-09-26
原文:“每个人都想有尊严地生活。对不同的人来说,尊严是不同的。”索雅曾说。对欧维和鲁尼这样的男人来说,尊严只是成年以后可以自力更生,把不需要依靠别人视为自己的权利。掌控中存在一种自豪感,明辨是非的自豪感,知道该走哪条路,知道该不该在哪儿拧上螺丝。欧维和鲁尼这样的人还留在靠行动而不是靠嘴说的年代,索雅总是那么说。
想法:这样的人若思想再活跃一点,会活的很累,但同欧维一样,会被他自个儿化成生活的动力。

2017-09-27
原文:认错很难,特别是错了很久以后。
想法:我老公挺轴的,让他认错,从来都不认真,嘴上一句“对不起”,心里也认定自己没有错,不停的给自己灌输“我何错之有”的想法,他这个人,我真是够够的了。可悲的是,我可恨的一次次忽略这些。

2017-09-28
原文:死亡是一桩奇怪的事情。人们终其一生都在假装它并不存在,尽管这是生命的最大动机之一。我们其中一些人有足够时间认识死亡,他们得以活得更努力、更执着、更壮烈。
想法:这一段翻译的很好。

2017-09-28
原文:看上去欧维只是睡得很沉的样子,帕尔瓦娜从没见过他如此安详。猫咪躺在他身边,脑袋小心翼翼地搁在他的掌心。看到帕尔瓦娜后,它慢慢站起身,爬上帕尔瓦娜的膝盖,就像直到现在才接受发生的一切。他们俩一起坐在床沿上,帕尔瓦娜轻抚着欧维头上稀疏的头发,直到救护车的医护人员温柔地通知他们必须把尸体抬走。于是她俯下身子低声在他耳边说:“问候索雅,谢谢她把你借给我。”然后她从床头柜上拿起手书“致帕尔瓦娜”的信封走下楼梯。
     萨博给阿德里安。其余你来处理。房子的钥匙你收好。猫每天吃两顿吞拿鱼,它不肯在陌生人家拉屎,别逼它。城里有个律师,重要文件都在他手上。有个账户里存了11563013克朗67欧尔,是索雅的爸爸留下的。老头炒股票,抠门得要死。索雅和我从来不知道该拿这些钱怎么办。你的孩子年满十八岁的时候给他们每人一百万,也给吉米和米尔莎德的女孩一百万。剩下的是你的,千万别交给帕特里克管。要不是索雅走得早,她一定会喜欢你。别让新邻居们在小区里开车。         欧维
想法:九百多万人民币。

2017-09-28
原文:晚上她领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妇看了欧维和索雅的房子。女孩已有身孕。她穿过房间的时候双眼闪着光,就像看着自己孩子的未来在眼前展开。她的丈夫看上去并没那么喜欢这套房子。他穿着条工装裤,狐疑地踹踹踢脚线,看上去有些郁闷。但帕尔瓦娜知道这没什么关系,她从女孩的眼睛里已经看到了决定。但当男孩严肃地问及广告上提到的“车库”时,帕尔瓦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问他开的什么车。这时男孩第一次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一丝无法察觉的微笑,那双直视着她的眼睛里充满难以抑制的骄傲,这种骄傲只有一个词可以表达:
                       萨博。
想法:我把这一段看了三遍。

林小逸 2017.9.28☀️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