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如果幸福都靠想象

◎【美】弗吉尼亚・安德鲁斯〈译〉谢幕娟《阁楼里的女孩》

读书手札:
1.微影评:书看到一半去看了电影,除了妈妈,其他人都和想象相悖,给我的感觉,是卡西自认为自己很美,自认为双胞胎很完美,哥哥还能符合一下想象。电影把妈妈的欺骗演绎的铁证如山,甜甜圈是妈妈送去的,妈妈想杀掉四个孩子,外婆在四个孩子将要逃跑的阁楼里说出这个真相。书里,则略过了这一部分。看到卡西的妈妈,不由得想起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妈妈用生命在演戏。电影里没有的,是哥哥说的那段话,妈妈如果和一婚育有一女经证实,或二婚育有一女,都将失去所有继承的财富。外公至死都在惩罚她。
2.书评:翻译刚开始的序翻译的很好,但到了正文,真怀疑是不是一个人翻译的,生硬,至于称呼,我认为译者是有意的,“外祖母”“外祖父”比之“外婆,外公”,要疏远和冰冷的多。
3.原谅我有点污了,电影里兄妹拥吻的场景,书里并没有写,我觉得这兄妹俩再这么关下去,迟早要乱伦的,青春期的荷尔蒙是关不住也拦不住的。
4.科里的死,等同于一个音乐天才的死,为什么是他死了,这等于把一个无可限量的未来都阻断了,作者这样写,是有意而为之。
5.希望她们的未来能够好一些。希望我们的未来,少一些变数,人的希望,就像玻璃,是易碎品。

2017-09-28
原文:所以,跟查尔斯·狄更斯一样,在这本“小说”中,我将躲在化名身后,生活在一个虚构的地方,并为那些读到我这些不得不写的文字会黯然神伤的人向上帝祈祷。当然,仁慈的上帝一定会让某个善解人意的出版商将我的这些文字出版成册,并帮助我拔刀出鞘。
想法:翻译的很自然啊。就像这些文字会开花一样。

2017-09-28
原文:当我还很小的时候, 我认为生活是悠长完美的夏日, 毕竟刚开始的确如此。 
想法:最先欺骗我的人,是我亲妈。

2017-09-28
原文:“嘿!”等我穿着那件粉色风琴褶裙子走出来时,克里斯托弗说,“你也还过得去嘛!” “过得去?你就是这么夸人的吗?” “给妹妹最多也就这话了。”说着,克里斯托弗看了一眼表,合上图画书,然后一边抓起双胞胎的手一边喊道,“爸爸随时都可能回来,快点,卡西!”
想法:给妹妹最多也是这话了。克里斯托弗性格应该会比较沉稳,他不讲浮夸的话。

2017-09-29
原文:人们成群结队地过来,所有那些喜欢爸爸、尊敬爸爸的人络绎不绝地来到我们家,我甚至都很诧异爸爸竟然这么受欢迎。但我讨厌有人问我爸爸是怎么死的,或者说什么年纪轻轻就死了真可怜的话,还说没什么用的人却活得好好的,成为社会的负担。 听了那么多,我慢慢觉得命运就是一个冷酷的收割机,它从不善待也从不在乎那些真正被爱和被需要的人们。
想法:《再见,萤火虫小巷》里也有相同的话出现,那是我失去女儿以后读的,那种感同身受,无比清晰,我觉得说文中那些似乎试图安抚的人,很蠢,不如闭嘴。命运真是一台收割机,不论多小的孩子,都能轻易剥夺她的生命。我忘不掉,我觉得连我都忘记我女儿,就再没有人能记得她来过这个世界。

2017-09-29
原文:那应该是我独自准备的第一餐饭。我摆好了桌子,热好了砂锅菜,还给每个人倒上了牛奶,然后妈妈才过来帮我。
想法:忽然想起《小公主》,我小时候看的书,印象至深。那个小女孩叫什么来着,萨拉。从小公主到灰姑娘,又回到小公主的故事。

2017-09-29
原文:“克里斯托弗,卡西,你们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二岁,你们俩应该能够理解一些事情了,能够彼此合作并且帮助你们的妈妈走出绝境。”说着,妈妈顿了一顿,伸出一只手紧张地拨弄了下脖子上的项珠,然后重重地叹息一声,泪水眼看就要滚下来了。看妈妈这样我心里特别难过,妈妈这么年轻美貌就没了丈夫,真的很令人同情。
想法:翻译者忘了这是一个十二岁女孩的心理吗。不像一个孩子的口吻,何况卡西也并不十分早熟。

2017-09-29
原文:纯洁?”外祖母反斥道,脸上的刻薄表情几乎都能割下血肉来,“你父亲和我以前也是一直这么认为你跟你那个丈夫的!”
想法:难怪卡西家的保姆总认为她爸妈不像是夫妻而像是兄妹。难道柯林和她某一个亲哥或者表哥私奔了?哦天哪,乱伦。

2017-09-29
原文:说到这儿,妈妈微笑了一下,但那个笑容却像是假笑。“不过,在你们跟我父亲——也就是你们外祖父——见面之前,我有一件小事要跟你们先交代一下。”然后,妈妈又迟疑了一下,接着又露出那种古怪的假笑表情。“很多年前,那时我才十八岁,我做了一件你们外祖父极其反对的事情,当然我妈妈也非常反对,但她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给我的,所以也就不管她了。反正,因为我做的那件事情,导致我的父亲把我从遗嘱名单中踢了出来,也就是说,我无法再继承他的遗产。你们的爸爸总是能看到事情好的一面,他说这没什么关系。” 有辱斯文?是什么意思?我无法想象,妈妈究竟是做了什么事,以至于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她反目成仇,并愤然夺走本应给予她的一切?
想法:有辱斯文?翻译失误?前文并没有提到这个词。

2017-10-01
原文:亲爱的,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我只管按他的意思,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无论怎样,都必须让他把我加入遗嘱。不过现在先别管那些。我刚才一直在看你的表情,你不要相信我母亲说的那些话。我们是在教堂正式结婚的,跟其他所有相爱的年轻人一样。所以,我们的结合没有任何‘亵渎之意’,你们也绝非罪恶的产物——用你爸爸的话说,这一切都是无稽之谈。我母亲故意把你们说得那么不堪,是为了以另一种方式来惩罚我、惩罚你们。社会的规则是人定的,而不是上帝。”
想法:有一点可以得证,卡西爸妈确实有亲戚关系,可能远了点。而老巫婆外祖母说的貌似他们龌龊肮脏的话,或许是胡编乱造以贬低孩子们的身份。

2017-10-02
原文:我把科里拥入怀中,自己随口填词,配上曾听科里哼过一遍又一遍的旋律……那是他的灵魂音乐。这首歌是为了驱走科里对于狂风的恐惧,也许也是为了驱走我心中的恐惧。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尝试押韵(原英文为押韵调)。 我听见狂风掠过山冈, 宁静的夜里,它向我诉说。 它在我的耳旁低语, 我却听不清, 即便它就在我旁边。 我听见微风从海上而来, 它掀起我的发,迎面吹拂。 它从不牵我的手, 告诉我它理解我, 它从不曾温柔地抚摸我。 我知道有一天, 我会爬上那山冈。 总有那么一天, 我听见还有一些声音在诉说, 如果我将活过又一年……
想法:歌词翻译的不错哦。

2017-10-02
原文:一个连圣诞老人都不相信的童年,会是什么样的?反正我不希望双胞胎拥有的是那样的童年。

2017-10-11
原文:克里斯低声说:“还记得她说她愿意做一切事以重新赢得他父亲的喜爱,从而继承家产吗?我不知道他到底许诺了她什么,反正我听到那些仆人在说。卡西,外祖父死后没几天,他就增加了一个遗嘱附录。上面写着如果妈妈被证明跟第一任丈夫生了孩子,她就无权继承任何财产——并要返还所有用继承来的财产购买的东西,包括她的衣服、珠宝和投资——总之就是全部。还不止这些,他甚至还写了,如果她的第二场婚姻也育有小孩,那她同样会失去一切。妈妈以为他原谅了她,其实没有,没有原谅,也没有忘记。哪怕进了坟墓,他也要继续惩罚她。”

2017.10.11 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