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着火的风

◎【英】Diana Wynne Jones〈译〉何羲和《哈尔的移动城堡》

读书手札:★★★★★
1.结局来的太快,让人难以适应,和宫崎骏的动漫相比,各有千秋,毕竟,一个需要你富有丰富的想象,一个需要你富有识相的眼光。就最后结局而言,电影是绝美的,就故事丰富性而言,原作更别致。
2.看原作让我明白了电影里没看明白的部分。忽然明白,宫崎骏的电影讲究一个水到渠成,事情发展到某个程度就已经有了大致的走向,不会因为任何意外而改变,以至于有些时候,理性多一些的人,就迷惑进去。
3.索菲原来是个神奇的女巫,她不需要学习,而仅仅只是发现自身的潜力,这个很有启发性,是这本书最大的意义所在。哦,这书真的像在做阅读题,前面是疑问,后面是答案。致敬作者,致敬翻译。翻译的很好。

2017-11-30
原文:“我得让姑娘们把这些都拿进店里。”她说,“帮我托一下另一头。”她拉拢最近的托架,索菲和她协力将它搬过门廊,送到喧嚣繁忙的店里。“你得为自己想想,索菲,”玛莎喘着气,“莱蒂老说要是我们不在你身边给你鼓气,都不知道你会发生什么。她真不是白担心。”
想法:都不知道索菲还有两个妹妹,而且两个妹妹对她这个大姐是真心的。

2017-11-30
原文:第二天早上,她正闷闷不乐地待在店里,一位相貌平平的年轻女子冲了进来,拎着蘑菇色褶子软帽的饰带甩着圈。“你看看!”年轻女子尖叫道,“是你说这顶和简·法瑞尔遇到伯爵时戴的那顶同款的。你骗人。我什么好事都没碰上!” “那又不奇怪,”索菲脱口而出,“如果你傻到把帽子戴在这张脸上,就算是国王在你面前恳求,你也认不出来……假使他看你一眼而没有当场石化。” 这位顾客怒目而视。而后她将软帽摔向索菲,冲出门外。
想法:对于这种白痴顾客就不能多一分笑脸,如果这个相貌平平的女人到中国寺庙求了个什么符,我猜她也会不远万里冲寺庙里的人嚷嚷,这东西没给她带来任何好运,那是当然的,因为人品问题。

2017-12-01
原文:“他想开溜,不去找我的弟弟贾斯汀。”国王说,“我明白了。您要不要坐下,再告诉我巫师的理由?我见您年事已高。”
想法:我觉得这个王子就是稻草人。宫崎骏动漫里怎么演的来着,和原书不太一样,但大致相同。

2017-12-02
原文:迈克不得不放下咒语,冲上楼去。要不是狗人挡了道,索菲本来也会去。这是狗人另一个奇怪的行为。他不喜欢索菲为哈尔做任何事情。索菲觉得这倒相当合理。她开始缝她的第八十五块三角布。
想法:这只狗是莱蒂的恋人?真叫人惊讶。

2017-12-02
原文:卡西弗睡眼惺忪地摇曳到烟囱里。“这么大惊小怪干吗?”他诘问,“你自己不也抓过一个吗?”
想法:原来这是卡西法的原型。

2017-12-02
原文:“卡西弗。”她问,“你曾经是一颗流星吗?” 卡西弗睁开一只橘色的眼睛看着她。“当然啦。”他说,“一旦你知道了,我就可以谈论这事。契约允许我这么做。”
想法:哈哈,这本书像阅读理解一样。

2017-12-02
原文:等哈尔穿着和衣服搭配的黑色围裙来到店里时,店里通常都十分繁忙。他的到来则让店里忙上加忙。这时索菲开始肯定那件黑色外套其实是施过咒的灰红色衣服。哈尔招呼的女士离开时抱着的花铁定比她原先要的至少翻一倍。大多数时候,哈尔迷惑她们买下十倍之多。不久,索菲注意到女士们会往里窥探,一旦看见哈尔在店里她们就不进来。她并不责怪她们。如果你只是想在钮孔里插一朵玫瑰,当然不想被强迫买下三打兰花。哈尔在院子对面的工棚待上好几个钟头时,索菲毫不劝阻。
想法:哈哈,哈尔真的是,索菲的魔法天赋是哪来的?她知道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女巫了,也那么淡定。换作是我,要高兴疯了,忽然想到一个词形容我这想法,少见多怪。

2017-12-02
原文:卖剩的花有时是个问题。索菲不忍心见到它们一夜间枯萎。她发现假如她和花说话,它们就会保持新鲜。自从发现了这招,她就常常和花说话。她让迈克帮着制作植物营养咒,她在水槽里放上水桶,或是在她以前修饰帽子的小屋里放上水罐做试验。她发现她可以让有些植物一连几天都保持新鲜。于是她自然又试验了更多品种。她从院子里收来烟灰,将植物种在里头,不停地喃喃低语。索菲就这样种出了一株蓝玫瑰,让她开心坏了。它的花苞是炭黑色的,越开越蓝,直到变成和卡西弗几乎一样的蓝色。索菲高兴极了,从横梁上挂着的每个包里取来根苗,进行试验。她心里暗暗说,自己从未如此快乐。
想法:发现自己的潜力是件顶快乐的事。

2017-12-02
原文:我嫉妒———哈尔。”他喘着气,“做这个———那么容易。我是———树篱中的狗———你帮了忙。告诉了莱蒂———我认识你———我会一直看守。我之前———来过这里———”他又开始弯起身子变回狗,恼怒地嗥叫着。“和女巫在店里!”他哀号着,手掌着地,与此同时长出许多灰白色毛发。 索菲瞪着站在眼前的这只毛发蓬松的大狗。“你跟女巫在一起!”她说。她记起来了。那个用恐惧的眼神盯着她的焦虑的姜黄色头发的男人。“那么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被施了咒。莱蒂知道吗?” 毛发蓬松的大脑袋点了点。 “她管你叫盖斯东。”索菲想起来,“啊,朋友,她对你下手可真够狠的!这种天气还留着这么多毛发!你最好找个凉快的地方。”
想法:哦天啦。莱蒂知道了。真的像做阅读题。但是索菲帮了什么忙?告诉了莱蒂什么?我怎么没注意到?!

林小逸  2017.12.2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