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骑虎难下

骑虎难下,仪式还是得办,我爸非要办,我妈只是想多要点钱给我,也让我办,我不办,我爸妈就得让人看笑话。

我觉得我骑虎难下了。

我自己到底怎么想的,我有很多个瞬间,在胎动活跃的时候(大概是感受到我的情绪),想为了孩子委曲求全,毕竟这个孩子是我计划要的,也没让我受啥罪,可是我一想到要跟他一起生活,就像跳进了火坑里。

有些人,不是你找他谈谈,跟他讲讲道理,他就懂了的,因为他脑子里“理”这个东西就不存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还嫌我花他钱?呵,开玩笑,去年怀孕带引产以后抑郁的半年,他养我吃喝有问题吗?说我衣服多,羽绒服买了两件,一百块钱买的特价处理货,其他衣服也都是几十块钱的衣服,好意思说拉来柜门看一看这样的话吗?四年了,给我买过的好衣服,勉强算两件吧,一件是知道我怀孕了给我发了个521的红包,就这一次是上交钱的,我买了件239的,我一直想买的森马家看中有一个月了的衣服,还有上个月带我去步行街199买的妮子衣,不是妮子的,不知道什么料子,穿了几天,挡风不挡寒。

我找他要过什么吗?没吧,他没钱,我就不找他要了,我上班以后有工资了,蚂蚁花呗说的是他替我还,到最后还不是我自己还的。一个月三千,四个月,我存了7500,给他一年也存不了一万块钱,整天都是挣一毛花九分的状态。

唉。还有,男人打女人,说破大天都不对,我要是学十几年跆拳道,早打死他了。

一步错,步步错吧。选错了人就是瞎了眼。但是我不想听任何不相干的人蹦出来指责我,充当圣母婊这样的渣滓货,这样人脑子里也一定没有“理”这个东西,都是偏见和浆糊。

宝宝又活跃了,不知道是在干嘛,踢还是踹?

唉。睡不着,该咋办?到底该咋办?

段说,千万别回头。一旦回头,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一点都没估计错。我想去投奔段了,之前其实就该去投奔她的,这样也就没后来这一堆事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图啥。

以后的事,真是不敢想。那样不明事理的婆婆公公,我孩子生了坐月子不能回娘家,他妈的他们是不是得气死我?叫我以泪洗面?段担心现在我怀着孕她们对我都不好,孩子生了会对我更不好,她还担心他再打我,我又没有还手之力,还有我这两天已经跟他家里人闹僵了,她们不会对我好的,都不用指望。我想也是。不能回头。

屁大点事他就吼我,瞪我,永远不知道自己错了,我妈说他妈是“理迷”,就是不明事理的人,他也一样。

段不让我办这个仪式,我得想办法制止住我爸妈。

实在不行,就去找段,再说该咋办。

不,怎么想,我都不想再被他牵制了。

2017.1.16  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