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不属于我的美梦,成不了真

做了个梦,醒了,梦见佳佳他妈问我:“咋样,这房子能相中不?”参观了一个带电梯的别墅豪宅,应该是我的,可是怎么那么不对呢?

我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来了只猫,叫陈瑶,突然消失了,后来又出现了,跟我说,她去相亲了(又变成了人),对方家庭条件挺好的,去看房子,男方妈妈问她:咋样,这房子能相中吗?装修的很豪华。

我把这事讲给谁听来着?讲着讲着,梦醒了,佳佳他妈咋会问我呢,应该问佳佳媳妇儿吧?

好讽刺。

我就没这命!人家缺心眼儿吧,嫁的好,咱缺心眼儿吧,打碎牙往肚里咽。

我真是缺心眼儿,不是我妈,我更是啥都没有,白白嫁给他了,对我好也就算了,吼我三年多,我是多命贱,就那样一味地认命。

做了个美梦是吗?嫁进豪门的梦?我还梦见我当了作家?应该是吧,写了厚厚一摞纸,要么就是自由撰稿人。

其实我是可以做自由撰稿人的,我积蓄的东西足够了,但是我有个毛病,无灵感,不下笔。我的灵感自认识他以后,慢慢就磨没了。

头疼,好饿,罢了,人生啊,为什么有些人命那么好?是你怎么努力都得不来的命好,他们总有人相助……

不想了,会有的。将来会有的。

好好的美梦做的心里一阵一阵的疼。你为一个男人遭受了那么多本可以不受的罪,这男人还靠不住,从小就委曲求全,长大依旧委曲求全,我要委曲求全一辈子了。

唉。睡吧。想再多也没用,都是别人的。我也会有吗?

林小逸  2018.3.10    凌晨四点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