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梦溪笔谈•拒婚

做了个可以写成小说的梦……

我现在在西藏,有个男的来找我,带我去大学里的练歌房,他说,你唱歌一定很好听,练歌房很大,有人,我放不开,他先唱,歌词我忘了,我说,我看过一个综艺节目,有个地方,设计很巧妙,站在中间,声音就会凝聚,听自己唱歌,就会非常好听,我拉着他,他拥着我,在练歌房转圈圈,我接着他的唱,一开口把我自己也惊艳到了,后来一首接着一首的唱,慢慢的练歌房里人多了起来……

画面跳转到这个男人出发来西藏那一日,他找人问,现在动身去西藏,马不停蹄46天够不够,那人说不够,他说,如果我不眠不休呢,那人说,那够了,他说,那我现在就动身,肯定还来得及……

画面又跳转回来,这个男的给我看一样东西,一个皮箱子,打开,有三层,他给我看的那层是什么我忘了,但是他说我会喜欢,我也确实喜欢,第二层是像窗纱一样的画布,我说我在学校宿舍窗纱坏了都用这个代替,正说着练歌房来了个大佬,叫住了我,这个男的立马退到了一边,我一脸懵,走过去,起着戏腔问,“敢问您老有何贵干,叫我做甚?”他说,你现在不应该在结婚吗,怎么在这里!

顿时,我立马明白了,这是我从没见过的爸爸!我把眼睛转向那个男人,气他刚才干嘛不告诉我他是谁,然后我转身就跑,他打跑了抓我的人,我们上出租车跑,他跟我说,今天本来应该跟米嘉丽•军结婚,他怕以后没机会见我了,就跑来了。

我才记起,确实是要和米嘉丽•军结婚,但是我并不想嫁给他,这个男人是我的高中同学,一直暗恋我,他知道我爱唱歌,但是没有人知道我的这个爱好,也没有人尊重我这个爱好。我爸爸很有钱,地方一霸,但是我没见过他,跟他也不亲,我就是他政治联姻的工具。

就梦到这么多了,闺女醒了,我就醒了,闺女醒了以后有15分钟没吭声,我又闭上眼,希望能续上,毕竟这是个这么有故事的梦。

续上的内容就是我最后记起的部分。这梦还挺有逻辑的。

评论

2018-10-22

 

标签

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