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倒转的杯子

◎【法】马克•李维〈译〉张怡《如果一切重来》

点击书名可下载EPUB电子书
读书笔记:1.看到是张怡翻译的,我皱了下眉头,又怀念起李继宏的翻译来,但比起《伊斯坦布尔假期》来,已经好多了。看开头,人名、地名、剧情,各种凌乱,但不必在意,因为丝毫不影响后面的阅读。
2.伊莎贝尔和拉斐尔的故事大概是翻译的最好的部分,看完之后就是久久的沉默。
3.最近的书评不够客观,夹杂了很多感性在里面,这是我不想要的,但是我还是要完成这个书评,也许很久以后我会追加一个客观的书评。
4.这本书很像松本清张的《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通篇读的很快,因为它是带有故事性的,如果一个疑问摆在面前,而这个疑问的答案又总是将浮未浮,我有理由认为,这个故事的剧情是拖沓的,但这恰恰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他在要磨掉人所有耐心的时候,给了你一个无法转移注意力的点,这个点,是全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会让你拍案叫绝,会让你忽略前面拖沓的剧情和衍生的不耐烦。
5.结尾,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时候觉得他这重生的两个月就是做了个噩梦,有时候又觉得像是真的。总算是看完了。
6.封面说,每60个人就有一个人读过。2015年的数据,法国总人口6500万,相当于一个湖南省。另外,封面还说,这是近年来最令人惊叹的作品。不敢苟同,真心不敢苟同。我是看完《解忧杂货店》,看到时空之旅才想看看这本书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风格不同,文风不同,不能单纯放在一起比较。但是读后感,只有两处是高潮,一个是伊莎贝尔和拉斐尔的遭遇,一个是结尾最意想不到的那个令人窒息的美丽的疯女人。

2017-03-22
原文:人若能如弃绝他者一般自我信赖,必将幸福。 ——杜芳夫人

2017-03-22
原文:“我不是要你和我去酒店过一夜,就是一顿饺子,在乔伊的上海餐馆……你还喜欢吃饺子吧?”
想法:这是马克•李维的小说,这是法国人写的,怎么这么穿越呢感觉?

2017-03-22
原文:安德鲁重新投入工作,在接下来的七天内他生活节制,滴酒不沾,当然前提是人们都像他那样认为啤酒的酒精度数太低,所以不应该算在其中。
想法:呃,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说扎啤就没度数,他说葡萄酒就是红糖水,但是我都能喝醉,然后孩子样的撒酒疯,闹的他哭笑不得,最后在他怀里沉沉睡去,当然,他还是比醉酒的我先一步睡着,怎么就能有人沾床就着的呢,失眠的人简直不能忍。

2017-03-22
原文:“在六十二岁的时候吧……在七十一岁的时候,斯迪曼不再担任报社总负责人的职位,他就这样结束了他辉煌的职业生涯,并于次年……” “……因故意杀人罪被逮捕,因为他无聊的谈话将他最忠实的朋友活活闷死了。”
想法:哈哈哈哈。

2017-03-22
原文:他需要多久才能重新变回人类的模样?
想法:直接翻译成“变回人样”更好。把别人的文化用我们的语言解译出来才更能让人理解。

2017-03-22
原文:安德鲁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瓦莱丽便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他。这个落在他唇上的吻起先很腼腆,随后瓦莱丽大胆起来。她放开安德鲁,望着他,眼睛湿润。
想法:唉,法国🇫🇷。

2017-03-22
原文:或者当他们走过某栋房屋的窗前时,他会说约翰·列侬在搬入达科他大楼前曾在此生活过。
想法:解忧杂货店里提到的披头士。

2017-03-22
原文:“我向你保证,在这个位置上,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我,我一点儿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安德鲁,”瓦莱丽俯身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很想对你说我同意,因为我真的很想嫁给你,而且也是为了避免让你继续在那么多人面前像个傻瓜似的跪着,但是等你一会儿站起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时,我会告诉你我对我们的婚姻所做的唯一要求。所以我一会儿大声说的‘我愿意’在接下去的几分钟内是有条件的,好吗?”
想法:婚姻成时不理性,必然败时想流泪。

2017-03-22
原文:“我的一生,我不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只取决于我。不管怎么说,现在我已经无法想象自己的生活中没有瓦莱丽了。我很幸福,当她不在的时候,我会想她,有她在我身边我从不觉得无聊,我喜欢她的笑声,她又是那么爱笑。我想这是我觉得一个女人身上最有吸引力的部分。至于我们的性生活——”
想法:可是瓦莱丽并不是和他一样的感觉。

2017-03-22
原文:“是,好,好,行了,每次你遇到麻烦,我总是感同身受替你着急,而且不管怎么说这次我还是你那短得不能再短的婚姻的伴郎。”
想法:真朋友。

2017-03-22
原文:安德鲁望着屏幕下方滚动的新闻。5月7日的日期出现了,他坐在床上,努力地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法:时空之门开了,这天是我生日啊😂。

2017-03-22
原文:坐在索霍区日本餐柜的吧台边,安德鲁很难集中精力倾听瓦莱丽的诉说。他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己已经提前知道了谈话内容。当她向他讲述自己这一天做了些什么的时候,他在考虑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利用眼下的情况,克服心不在焉的感觉。
想法:又是重复的。婚礼那天他就心不在焉的。

2017-03-23
原文:“您可能会觉得我就这样将她们粗暴地分开,实在是君子不齿的行为。但是,斯迪曼先生,就在蕾艾第一次到我们家的时候,她的口中一直重复着一个词,那时我们以为这只是婴儿口齿不清的呢喃而已。她整天一边望着门,一边哭喊。等我后来向我的同事询问时才明白,她每天哭喊的那个词就是“妈妈”的意思。蕾艾喊了几周她的母亲,而我们根本不明白。”

2017-03-23
原文:“我想要把他们都撕成碎片。” “我明白,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但现在请冷静一些吧。” “面对这样的人渣,你无法想象我能做出什么事来。” “然后你就可以在监狱中度过余生……真是明智。” “相信我,我知道怎么做才可以不留下任何痕迹。”瓦莱丽面不改色地说道。
想法:猜想不留痕迹杀他的人是瓦莱丽,但怎么想都觉得不应该是她。

2017-03-24
原文:“为了检验法医的结果,这个不正常的家伙还真的去买了剥皮器。他以为这就是连环杀手用的凶器。”
想法:那武器就是用来杀死他的凶器,奥尔森我觉得可以排除在外了。

2017-03-24
原文:“这是一种外科手术工具,如果你想看的话,我明天可以从手术室带一个回来。”瓦莱丽回答的时候,嘴角带着微笑。 这个小小的微笑让安德鲁陷入了沉思,直到入睡的时候他仍然在想这件事。
想法:他在怀疑瓦莱丽。

2017-03-24
原文:“我知道,”皮勒格叹了口气道,“我们已经去报社找过他了,他否认是他做的,不过你的朋友西蒙关于武器商店的证词把他给问住了。他最终承认了一切。唉,不过我也没有彻底弄错,你的妻子是他的同谋。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关于这一点我宁可是我弄错了。”
想法:已排除的两个人,现在都是确凿无疑的凶手?我怎么感觉他就是做了一场噩梦呢。想来也是,谁也不可能在无人可信的状态下安然度过每一天的。

2017-03-24
原文:“好啦,现在我们去一起喝一杯咖啡吧。”皮勒格一边在人行道上跺着脚一边提议。
想法:法国人这么爱喝咖啡的吗?但他是以美国人🇺🇸的身份写的,其实美国人很忙,步履匆匆,没有这么多时间去喝咖啡☕️。

2017-03-24
原文:“但我们也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想法:你翻译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人”就不行吗?

2017-03-24
原文:然而要是你再想象一下无法帮助自己的孩子下葬,让他的尸身永远安息的感觉。

2017-03-24
原文: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自己的孩子更令人痛苦的了,这是人类可能经受的最大的伤痛,甚至比他自己死亡更加可怕。

2017-03-24
原文:“……当作为你生命中的阳光的孩子不留任何痕迹地失去踪迹的时候,当你知道自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的时候,你的生活就是地狱。”

2017-03-25
原文:“听了不要从椅子上摔下来,尽管听起来很荒唐,但奥尔森所说的连环杀手可能是真的。”
想法:作者安排的这个主角是白痴吗?他认为所有人都是白痴吗?没有西蒙他该怎么办!没有听警察朋友的话告诉了西蒙他该怎么办!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没有半点好处,真的。看书也得长这个记性,真的。

2017-03-25
原文:“你真是个难以置信的家伙,安德鲁。你相信有人会在一个月之内杀死你,同时你又有负罪感?做了的事情就是做了。你只要不对瓦莱丽说,集中精力过好以后的日子就可以了。现在,换个话题,我们聊点儿别的吧。”西蒙看着窗外补充道。
想法:男人到底有几个能信啊!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自己都不检点,还想自己的女人是贞洁烈女!原谅我情绪激动了。冷静,冷静。

2017-03-25
原文:第一个对瓦莱丽撒的谎,自从重生以来,安德鲁马上想道。
想法:这个男主角真的是够了!生前洞房花烛前夜对酒吧某女郎一见钟情,然后一个又一个谎言,死后重生又在阿根廷和酒店女服务生睡了,现在又在撒谎,又要一个接一个的谎言吗?做人就不能真诚点。

2017-03-25
原文:“不,你看起来似乎不喜欢这个话题。也许如果它叫作‘玛利亚·露兹’的话,你会觉得事情更加有趣吧……一个小村落和你的名字一模一样。”
想法:男主真的是白痴!

    林小逸
2017.3.25  ☀️
‖如果乐乎再多几次莫名其妙的删除发布,我可能会转移博客,尽管已经习惯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