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人间烈火,地下暗河

◎明晓溪《烈火如歌》

读后感:

摘录:
1.如歌推开他:“可是我真的哭不出来。” 雪沮丧地垂下双手:“你明明很伤心,为什么不哭呢?” 如歌想一想,笑:“或许,是疼痛的时间太久了吧,所有的鲜血都已经痛得凝结,等刀子捅上来的时候,血却流不出来了。”

想法:形容的贴切。

2.“傻孩子,你知道成为仙人,究竟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吗?” 
“一百年的严寒啊。”师父不是说过了。
“仙人是不死的,不死的寂寞与孤独,你可以承受吗?” 
少年想一想。
“但是,忍受了寂寞和孤独,就可以一世一世守候她。”少年微笑,“我觉得很值得。” 
老人眼中有忧愁。
“还会有一个诅咒。” 
“诅咒?” 
“当你成为仙人的那一刻,当你变成不死之身,会有一个诅咒降临在你身上。” 
“为什么?” 
“你想要获得仙人的神力,也必定要付出一些代价。世间的道理岂非一向如此。” 
“会是怎样的诅咒?” “只有你成为仙人的那一刻,才会知道。” 
少年惊怔。

3.一年年花开花谢,一年年春夏秋冬…… 
万年寒冰碎裂掉。
冰层中那绝美的人睁开眼睛。
这一刻。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她永远不会爱上你。”

想法:这诅咒蛮狠的!不知道电视剧里怎么演的,看到45集弃剧了。

4.当莹衣醒过来时,已经是这晚的深夜了。
床边生着一盆火,炭火烧得微红,屋里很暖和。莹衣躺在床上,面孔煞白,额头满是虚汗,枕头被浸得湿透。她颤巍巍睁开眼睛,略怔一怔,突然紧紧捂住她的腹部,失声惊道: “孩子……”
“孩子没有了。” 
那把匕首刺入了莹衣的腹部,血流如注,任大夫们尽力施救,也不能保住孩子的性命。 
莹衣僵住!

想法:呃,战枫还真要了她,真有孩子啊,不是装的吧,男人还真是……让他守身如玉比登天还难。

5.最后暗夜罗和银雪都消失了,烈如歌本想随银雪一起消失,但是放心不下被暗夜罗残害的玉自寒——玉自寒听不见,看不见,站不起来,也发不出声。如歌最后留了下来,隐居山林,居住在竹屋里,最后有彩蛋啊,如歌做烧饼的时候,玉自寒说少了点什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开始描画,这是银雪给烧饼盖的章,然后如歌惊讶的问他,“你——到底是谁?”

然后全文戛然而止,不言而喻,结束的刚刚好!

6.电视剧弃了,婆婆妈妈的,我没有耐心,但是又想看结局,吻合度挺高的,一本书看了几个月也是没谁了,一个读书笔记写了几个月也是够够的了,《南京安魂曲》我也是看了一半,前面内容都快忘完了,《金陵十三钗》闺蜜小鱼儿看完说有点血腥,孕期没看,抽空我看看。

7.玉自寒到底是没有在如歌喝了暗夜罗给的“遗忘”药以后要了她,只是做了个戏,薰衣带如歌去见战枫和银雪的时候,银雪给她解了咒,后来他们演了一出大戏,还是让如歌扮演暗夜冥,刺杀暗夜罗,将梅花簪刺入暗夜罗眉心即可。

8.我怎么越来越觉得扯,行文用力过猛,反而让我体会不到她想表达的情感。

2018.7.12   晴
        林小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