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蒲公英飞落时

◎马宏杰《最后的耍猴人》

读书笔记∶唉,先客观书评,后感性。
1.马宏杰通篇尽可能的不表达自己的想法,只以事实讲述,“不要对我提问,你所看到的听到的就是事实,就是这样。”和柴静的《看见》一般无二。
2.他让我们看到了耍猴人可爱的一面,同时,也把他们的辛酸苦楚展开在你我眼前。和着笑与泪,他又把官场局中局的黑暗揉碎铺开。
3.越看越爱上这些灵性的猴子,无数次想要养一只的冲动,但最大的担心是各种证办不下来,和被举报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看到最后,他们被违规监禁54天的第二天,猴子就被打死了,我不由自主想他们是怎么折磨猴子的。
4.在最后,他写了两个大冤案,同时也有两个大疑惑,一个是被马戏团吴月霞骗的十八万最后有没有要回来?一个是被违规监禁的四个人最后的结局如何?我来解答一下,那十八万最后“只要回来两万,其他的的至今没结果”。他们上诉以后被判无罪,但前前后后损失的一万多只字未提,“能被判无罪已经很不错了,他们又惹不起公检法。”
5.以上问题引号内均为接地气的老马叔亲口回答(不要问我怎么得到的亲口回答,我只是作为一个代表替大家问个答案)。他的微博∶马宏杰

6.气死了,真的,乐乎博客不让发,我只好删掉了摘录。阅读原文

 

文化水平和眼界决定了黄爱青的养猴思路和经营方式。

 

这只一岁的小猴子不愿见人,由黄爱青的小姨子照看。我拍摄时它偷偷地看着镜头

驯猴的第一步是“提腰”,就是训练猴子的站姿。

黄爱青的猴场一直在扩张,现在已经发展成猕猴驯养繁殖中心。

狗跟猴子干架,吃亏的总是狗。

黄爱青的女儿、儿子都和家里的猴子成了好朋友。

焦新珍和小猴在一起。

黄爱青的爱人焦新珍也是养猴能人,家里的小猴见到她,就像见到了母亲一样。

坐在“闷罐车”里看外面的景色,如同在看一部流动的风光大片。

72岁的汪广亭是施庵镇唯一能给猴子做衣服、帽子、戏饰、面具的人。

米五高的孙悟空塑像被抬入猴王庙里。

想法:画的真像,而且汪广亭并没有真正学过绘画。

猴子的手非常柔软,指纹与人类大体相同。

想法:乍一看,你能看出这是只猴子的手吗?

2014年5月,乔梅亭在地里训练猴子。

老实纯朴、孤独终身的耍猴人乔梅亭。

阅读原文

 林小逸 2017.4.5

‖欲求本书请移步▼
我的书友群:437318012(彼月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