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日记两则∶时光回不去

出去吃麻辣烫,看见一个三十多男人腿上坐着两岁多儿子,不由自主坐到他们那一桌,听他跟儿子讲话,“咱们可以几天吃一次大餐,但不能天天吃大餐,好不好,……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去让医生看看你嗓子发炎了没有,你要张开嘴让医生看看,要张大嘴,好不好?”

儿子特别可爱,胖乎乎,脸圆圆的,乖乖的,说∶“好。”

跟孩子说话是得用询问的方式,下命令很让人讨厌,娃娃大了以后有了自己的想法,就会抗议,抗议无效多了,要么变的内向不爱表达想法,要么就是暴躁且凡事都逆反。

我要慢慢纠正他的这种脾气。

于2013.4.12日夜记

睡颠倒觉,还有饿,睡不着,啃了袋方便面,刚看完《台湾老兵口述历史》,整理完笔记,发现提及了敏感词,直接是“发布失败”,不过这次并没有很气愤,意料之中的事,我有很多博客,网易博客,新浪博客,百度空间(已关闭),不太喜欢新浪博客,用着不舒服,结果乐乎也是网易旗下的,得!还是新浪吧,明天试试发新浪博客里,再贴超链接。

从纪实文学里逛出来,心很累,我自己并没有过的很好,无心也无力心忧天下,尽管我很想,所以刚买的言情小说,顾西爵的《我一直在你身边》一天看一点,再往言情小说里逛吧。

知道我现在和文学梦并肩的是个什么梦吗?我并不知道有没有帮助先天胎儿心脏畸形的帮助组织,如果没有,我想成立一个,让更多妈妈留住自己的孩子,这项手术1939年就已经能康复婴儿了,但是治疗费昂贵,别说十几二十万,就是一下子拿出五万,一家子都能喝西北风好一段时间的家庭多了去了。我也是其中之一。想到这里,我真的很恨他,特别恨,那是个已经成形的人啊,说忘就能忘的吗,这比养不活送人更痛啊,虽然找到一个对孩子好的家庭也是难上加难,但最起码能保住孩子的命啊!

他现在才22,他会后悔的,这件事,我绝不原谅他,绝不!都不想想办法留住孩子,当天知道,第二天就安排做引产,根本就不想想办法,这样的男人我怎么就一时错信了他,女孩儿家的小时候不能太缺爱,不然就会像我这样,对爱情有着对自由平等般的追求,所以总是飞蛾扑火。我后悔,女儿没了以后,我每一天都在后悔。

从怀孕到产后坐月子,我一直在受罪,强烈的孕吐不能坐车,直到现在也晕车的历害,三个多月后耻骨联合分离造成的屁股抽筋到现在还时常有,六个月下坠感,宫缩阵痛破水,疼的死去活来,涨奶结块硬成转头,好转了以后胸部严重缩水,大腿上多了很多虚肉,腹部也肉起来,尽管我还是很瘦,但其实身材已经走形了,发现这些,让我很痛心,真的。而他呢,安然无恙啊,赚钱累,但他一直,必须要赚钱啊,那我呢,白白的经历这些,还要被无数人奉劝遗忘,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切都会好的?是吗?我心事多的合不上眼,难道是我想的吗?我闭了眼就不停的做噩梦,难道是我愿意做的吗?我睡颠倒觉,这样子怎么工作,想去酒吧,他又不让,又嫌弃我没工作拖他的后腿,真差劲啊。

我在怨天尤人吗?不,我是在陈述事实,不可扭转的,令人追悔莫及的事实。

现在说点怨天尤人的话吧——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一点也不值钱,也不值得托付。他最好祈祷我别缓过来,不然,定会让他轻则伤筋动骨,重则,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回过头来,我为什么要记录这个,是看海尔兄弟想起来的,这动画片我看了无数遍了,1995年的海尔兄弟,和我同岁,难怪我爸当初执意要买这个光碟(前52集),20周年纪念版没有血腥了,看到第16集大剑龙被霸王龙杀死,流了满地血忽然想起来,这地方不对,又看了好多集,终于确定,全部删掉了本该有的血水画面,所以我想看看原版。

于2017.4.13凌晨3∶30

评论
热度(3)

2017-04-1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