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日光下澈,影布石上

◎【日】东野圭吾〈译〉刘子倩《嫌疑人X的献身》

读后感∶看完苏有朋执导的电影,一些细节不清不楚,过来看看书,刘子倩的翻译挺好的,很自然,东野圭吾真厉害。致敬作者,致敬翻译。电影和书,各有千秋,林心如的演技也真是没的说。赵薇,苏有朋,林心如,都当了导演,每个人都有了代表作。感慨。

2017-04-28
原文:“您早。”石神先打招呼。 
“您早,天很冷啊。”
 “是。”他皱起眉头。

想法:对天气皱眉吧,别人跟你说天气真冷啊,你也会回应一句“对啊”,同时伴有面部表情,甚至肢体语言。

2017-04-28
原文:店内没有其他客人,这让石神更加欣慰。

想法:这么多花,正好没有别人来欣赏,就可以我静静独享。

2017-04-28
原文:包括靖子在内,弁天亭共有四名员工。掌厨的是老板米泽和老板娘小代子。金子负责送外卖,店内其他活几乎全由靖子应付。

想法:苏有朋执导的电影陈靖(花冈靖子)开了这家小店。没有提其他人,出场机会都没有。看来我要重新认识这里的人物以及身份了。

2017-04-28
原文:就算没有前科,也可能因违反交通法规而被采过指纹。石神不知道警方办案时是否会考虑到比对交通违规者的指纹。

想法:这才是电影里烧掉指纹的原因。

2017-04-29
原文:“学长也对理工科有自卑情结?”岸谷鬼头鬼脑地笑了。

想法:你好不容易有个一技之长,结果身边还有个这一技之长的大神人物,那自卑情绪简直了,如果再和这大神关系好点,那体验也是没谁了。

2017-04-29
原文:他拨的是花冈靖子的手机。家里的座机也许已被监听。虽然警方表示,不会窃听普通百姓的通话,但他不信。

想法:如果手机也被监听了呢?那需要在手机上做手脚,比如装窃听器。现在科技已经发展到了随便一个警局都能让移动公司这类通讯业直接监听的程度了吗,还是手机已经发展到有被监听芯片的设计了吗,那真是太可怕了。

2017-04-29
原文:“请夹在电影简介中,没有人会小心保管电影票存根,放在抽屉里反而显得可疑。”

想法:我会存啊,还特别夹在最喜欢的烫金笔记本里,也是去电影院少的缘故,不过楼下说的有道理,会存电影票根的人,终究还是少部分人,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隐藏在大多数里最安全,不知刘子倩翻译的时候心里怎么想。

2017-04-29
原文:看到石神泰然自若,靖子有种莫名的安心。昨晚,他家难得来了访客,直到很晚,还听得见说话声。她一直提心吊胆,生怕访客是警察。

想法:两种可能,一,再厉害的作家也有细节疏忽的时候。推理小说需要在意的事情太多,剧情的需要有时会造成前后矛盾。二,石神之前说隔音效果好是安慰靖子。原因,惊弓之鸟,他比谁都明白。

2017-04-29
原文:旋即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焦躁蓦地涌上心头。要到什么时候为止?得这样背着石神偷偷摸摸到什么时候?难道说,只要命案没过追诉期限,就永远无法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想法:如果她说的别的男人是工藤,没有石神也依然没有办法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2017-04-29
原文:“对,除了一个。有个粉领族声称,曾在车站附近看过同样打扮的可疑男子,无所事事地到处闲逛。车站里张贴了这张肖像画,她看了主动来报告。” 
“还真有人这么配合,你干吗不找那个粉领族问清楚?”
 “用不着你说,我已经问过了。可惜她看到的并非遇害者。”
 “你怎么知道?”
 “她说的车站并非筱崎,而是前一站瑞江站。长相也不尽相同。我拿遇害者的照片给她看,她说脸更圆。”
 “哦……圆脸?”

想法:看评论我才起疑,这个粉领族说的是石神,烧的是石神的衣服。他请假那两天都在这附近转悠。你见陌生人一面,不会留意,一天一面就会慢慢留意,一天好几面就必定留意。

2017-04-29
原文:“与其来这种地方吃饭,她宁愿坐在电视机前吃比萨。她讨厌正襟危坐的场合。”

想法:忽然能释怀很多事情。我哪来那么多的罪恶感呢,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不被道德感绑架,已是对人对己无上的尊重了。

2017-04-30
原文:草薙这番话说得四平八稳,但工藤依旧狠狠瞪着他。工藤用力深呼吸后,点头说道:“被这样迂回刺探很不痛快,我干脆直说吧,我的确对她有意思,是男女之间的爱意。我一听说发生命案,便觉得这是接近她的好机会,立刻去找她。怎么样?这个说法你满意吗?”

想法:对这个工藤没有好感,从苏有朋执导的电影到东野圭吾的原作品。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的爱,是蜜糖也是砒霜。

2017-05-01
原文:要找到这家公司,并不困难。从草薙那里,他知道工藤这一姓氏以及经营印刷公司这个线索。利用网络,他又找到了汇集印刷公司的网站,还逐一查找位于东京的公司。经营者姓工藤的,只有这里。

想法:日本三万多个姓氏,一两亿人平分,同一个姓氏基本就可以认为是一家人,大街上直接喊姓氏就行。看小说总能了解到一些他国的文化和日常。

2017-05-01

原文:真啰唆,石神不耐烦地想,她的数学一定不好。

想法:忽然映射到我身边几个数学一直不好的人,确实罗嗦。我是从不及格到一百一二的,解题简洁明了有助于取得高分。不过这里石神说这句话是情绪使然。

2017-05-01
原文:“我对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觉得他是个好人,非常聪明。”

想法:多说不宜必自毙。

2017-05-01
原文:设计考卷时,教务主任特地叮嘱石神,千万别出太难的题目。“我也不想这样说,不过补考只是个形式,只是为了不让学生带着红字升级。大家早就在抱怨你的考题太难,二次补考时请让所有人都能及格。”

想法:你让数学天才出怎么样的简单题?对他来说多难的题都没有难度系数大小的区别,出课本上的例题吧。

2017-05-01
原文:石神并不排斥森冈这种质疑的态度,对于为何要学习某种东西抱有疑问,本是理所当然。唯有疑问解除了,才会产生求知的欲望,才能走上理解数学本质之路。 可惜太多老师不愿回答这种单纯的疑问。不,是答不出,石神知道,他们也没真正理解数学,只是按照既定的教材照本宣科,只想着让学生拿到好分数。对森冈提出的这种质疑,恐怕只会觉得不耐烦。

想法:通透。

2017-05-01
原文:“衣服冒出有毒气体,熊熊燃烧,”汤川说,“全部都烧光了。一眨眼就结束了,或许还不到五分钟。”

想法:怎么忽然想起三生三世电视剧里结魄灯烧衣服的场景,记得貌似亲眼看过烧衣服,印象里确实时间很短。

2017-05-01
原文:“这种联系方式,”他缓缓说,“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再和你联系。当然,你也不能与我联系。不管我今后发生什么事,你和令爱都要继续扮演旁观者,这是拯救你们的唯一方法。”

想法:唉,嫌疑人石神的献身。

2017-05-01
原文:“我怎么可能告诉她?”石神回答,“万一她告诉别人,就会坏事。女人这种生物,天生就难以保守秘密。”

想法:确实,不少女人都嘴碎,而且是年龄越大越嘴碎。我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深受其害。

2017-05-01
原文:靖子蹙眉,她不明白汤川的意思,但当她凝视他那双眼镜后面悲伤眨动的眼睛时,她蓦然明白了。她用力吸了一口气,双手捂嘴。心中猛地一撞,她差点儿失声尖叫。她全身血液沸腾,紧接着又全身冰凉。

想法:对,是这种感觉,描写手法太厉害了。

2017-05-01
原文:“如果过了很久花冈靖子还是不肯自首,我只好展开调查,就算坏了和你的友情,也在所不惜。”
 “好吧。”汤川颔首。

想法:没反应过来颔首的意思,想了一下,“汤川颔首”和“汤川点头”,区别大了,他讲的是真相,不是玩笑。这样翻译,也无可厚非。

2017-05-01
原文:汤川略微瞪大了眼,“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也不想想,我们多少年的交情。” 

“心有灵犀?好吧,毕竟我们目前仍是朋友。”汤川说着,寂寥地笑了。

想法:寂寥的笑了。这几个字,说的我也满心无奈。

2017-05-01
原文:她双手捂住脸,什么都不愿想。汤川说他不会告诉警方,他说一切都只是推论,毫无证据,她可以自由选择今后该走的路。她不由得恨恨地想,他逼她做的是何等残酷的抉择!

想法:你逼石神做的又是何等残酷的抉择!

2017-05-01
原文:工藤邦明先生是个诚实可靠的人。和他结婚,你和美里获得幸福的几率较高。把我完全忘记,不要有任何负罪感。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所做的一切才是徒劳。

想法:“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所做的一切才是徒劳。”唉。

2017-05-01
原文:石神在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这个题目,破解之后,他又选择其他斑点,重复同样的步骤。虽然单纯,但做了又做丝毫不觉厌倦。玩腻了四色问题,只要接着利用墙上的斑点,做解析题目就是。光是计算墙上所有斑点的坐标,就得耗去不少时间。 身体受到束缚不算什么,只要有纸和笔,就能解数学题。手脚被绑了,思维还能活动。纵使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也无人能把手伸到他脑子里。对他来说,那里就是无垠乐园,永远沉睡着数学这座矿脉。要把那些矿藏统统挖出来,一生的时间未免太短。

想法:心生敬佩。

林小逸 2017.5.1☀️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