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逸见如故 —

日记一则∶天放晴,心放宽

唉,生气,一大早的,真是醉了,发泄情绪,忘了此事,今天依旧艳阳高照。

想了想,有些人能聊,有些人不适合聊,即便他回了我很多字,但其实于我看来都另有深意,这深意彼时彼刻也只有他懂,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我懂,我又为什么要懂,又不处在他那时的状态。

跟人分享书,遇见好几个奇葩,再往深点这些奇葩就是伸手党了,是我太容易动怒吗,不否认,烦这些人的是动不动说话明嘲暗讽的,我生气也是应该的,不应该的是,我被气的食不知味,挂念好几天,没必要啊,太多人于我来说都无关紧要啊不是吗。

凭什么要嘲讽我?好好说话不行吗?

对,他们说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汤川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每个人都是齿轮,但只有齿轮自己能决定自己的用途。

我的用途又是什么?

跟有些人聊天,就觉得很累,我本身的状态就是心很累,扯不动许多愁,算了,真的算了,我一开始总想找人倾诉,后来发现,又不是我,火也没烧到他们自己身上,那些无关紧要的安慰,那些自以为是的安慰,那些上帝视角的安慰,任何安慰的话,都很伤人,然后不愿意再跟人倾诉我的痛,现在四个多月过去,都忘了,所有人都忘了,但我不能忘,她不能被人轻易遗忘。带着这些伤痛,心很累,但我不能放下,我若放下了,还有谁还记得她?

我梦到我外婆了,她还没过世,她还在,我拍她的视频还在,照片还在。但醒来以后,什么都没有了。仅剩下一张照片,再也见不到她了,最后一面我也不在身边,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同时失去两个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同时。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感觉我的世界观都崩塌了,到现在都没有重建,每天嘻嘻哈哈的,玩玩闹闹的,可是那堆废墟我只能看着,却无能为力,片瓦不在,全部崩塌,也不想清理,就是想放在那里,我讨厌随便跟我开玩笑的人,也讨厌轻浮我的人,更讨厌用他自己的思维去想我的人。这些人和这些废墟无异。

唉,对不起,对不起过世的女儿,对不起过世的外婆,对不起我自己。封存吧,不要妄想谁能懂你,不要寄希望于某个人,不要再倾诉悲伤,不要再掏心掏肺于某个人,不要在意任何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想再一个人。

融入一个乐观的,积极向上的团体,确实很重要。那么多群,只有《侣行》是这样。悲哀。其他群里,总有人要故意中伤你。哦,忘记了,还有一个群,我的群,我的孕妇群。只有这两个群是小太阳般的存在。

至于我的书友群,除了分享书,其他人也不怎么聊,感觉也聊不到一起去,而且我还跟人起争执,我并不想,是不认真,明明分享过,却还分享,还说打不开,这是极度的不认真,不知情的人明嘲暗讽的说我书读多了,脑子木掉了,一瞬间想把群转让了,或者解散了,好累啊。要不解散了算了。没有意义。一点意义也没有。要么就把这一两个人拉黑踢群。好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感觉,哈哈。罢了,身外事,多烦忧,人情苦,苦清茗。

我也不是浑身散发阴云的人,不能给别人带来苦恼和不乐观。

今年六一儿童节是我生日,小时候总想着能轮到一次在儿童节生日,最近的是6月4号。要是宝宝还在,这是她第一个儿童节,也是我的生日。六月一过,就半年过去了,我昨晚上梦到宝宝一个多月了,小脸,随我,以后也能是个美人胚子。

昨天回他老家参加婚宴,开饭之前跟公公婆婆四处逛逛,他小姑家有俩宝宝,都是女娃娃,一个五个多月了,一个八个多月,一高兴,咧嘴就笑,哈喇子流到衣服上,我才想起,随身带了两个口水巾,就拿出来系在两个宝宝脖子上,我还剩下一个,是当初不知买什么送的。也算是物尽其用了,还有帮宝适抽的试用纸尿裤,还是无人试用。我总能抽到早教机,后来也不想抽奖了。

会有的,还会有的,下一个应该是儿子,那也好,我姑娘有哥哥了。女儿的症状准了,孕吐厉害,儿子的应该会好很多。把悲伤化为期待。养好身体。嗯,养好身体最重要。

天大晴,是谁说的,不畏浮云遮望眼,对,开心快乐就行,其他的都是浮云。

我的前半生,有点看不进去了,讲的部分历史电影电视剧都看腻了,耐着性子看吧。我好奇溥仪接受改造时候的事,那十年牢狱改造经历。十年啊。看到四分之二处,耐心点。

林小逸 2017.5.2

评论
热度(1)

2017-05-02

1